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异兽合成系统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重生之小祖宗养成记,2014重生后大佬是我的小锦鲤

中超直播360直播

时间:21-05-12 来源: 凌康小说网

中超直播360直播

蒙蒙一片,只有青华元气,隔绝一切内外,排斥一切异种能量,人或者物被刷进去,立刻被无所不在的青华元气压迫禁锢,有的会被永久囚禁,直至消磨死亡。   每一位木祖,便有一个弥罗青界,而且各不相同。   桑祖是大青桑妖仙,近乎天人,手中的妙树枝叫做青桑妙树枝,内藏大青桑属性的弥罗青界,这个界域内蕴藏天火,以青华之气助长天火,落入界中的人或物会被烧成灰烬。   菩祖是菩提妖仙,也近乎天人,手中的妙树枝叫菩提妙树枝,内藏菩提属性的弥罗青界,这个界域内到处是菩提真光,被照到会陷入无想空空想的妙境,直接沉睡到死。   椿族是大椿树妖仙,也近乎天人,手中的妙树枝叫大椿妙树枝,内藏椿树属性的弥罗青界,这个界域内到处是异香灵光,有香有臭,被作用到立刻昏迷,只能任人鱼肉。   阎罗大尊大吼着,大旗摇出来的阎罗之气纷纷落入三个弥罗青界之中,再无一点声息,一道道灵光甚至刷到阎罗大尊的身上,立刻发生扭曲,阎罗大尊有一种身体被三个空间界域生生撕裂的痛楚。   幸亏阎罗大尊的身体非血肉之躯,其强度不吕杨的青帝九变之还要强横,能够抵抗空间的撕扯。   阎罗大尊将元气放出来微微一震,立刻摆脱空间力量的绞杀,连连从三个弥罗青界中跳出来。   不过如此一来,阎罗大尊不但靠不近三位木祖,甚至越来越远了。   三位木祖手段单一,也就是用妙树枝乱刷,就将阎罗大尊任何攻势瓦解。   阎罗大尊感觉自己像是被戏弄的小丑,连连大吼,每一次冲到三位木祖跟前,就被刷走。   “啧啧,真是可惜了,这个大个子对空间的领悟力不弱,每一次都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抢先从法界中跳出来,这样下去,咱们可弄不死他!”桑祖叹息一声。   “还有没有什么手段?”青桑圣女道。   “不用担心,用上古奇术——帝御木甲!”桑祖从袖中取出一枚兵符,形状如同一个木雕,雕刻的是一尊威风凛凛的战将,全身金甲,每一片金甲纤毫毕现,上面还隐隐约约有无数的神纹。   桑祖念了个咒,然后朝兵符吹了一口绿油油的元气。这股元气凶猛了,仿佛一条缩小了千百倍的大河,河流全都是最浓郁纯粹的青华之气。   菩祖和椿祖见状,也张口朝兵符吹了一口同样的元气,绿油油的,仿佛一条元气长河,说来也怪,小小的一个兵符,仿佛饕餮一般,将三股元气瞬间吞入肚中。   桑祖将兵符抛到半空,兵符发出亿万青灵毫光,并且见风就涨,只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变成了千丈高的金甲神人,轰隆一声,金甲神人手持大刀,落到了地面,将腐朽的树木踩碎。   “杀!”金甲神人大吼,冲向阎罗大尊,两位身躯一般高下的存在狠狠斗起来,一时间斗得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吕杨在一旁叹了口气,知道今天是遇到敌手了,特别是在这一片广袤的青桑国森林,那三个老头简直是手段通神。   自己若是在这里打起来,颇为吃亏啊,不过对方也有死穴……   吕杨咬咬牙,决心一定,猛地朝头上琅嬛圣殿一指,圣殿轰鸣一声,变得巨大无比,如同一座小山般壮观,无穷的圣道之气化为一栋栋气墙和光障护住圣殿和自身。   恢宏的圣道读书声响彻天空,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扩散到四面八方。   “啧啧……不得了,这东西卖相不错,还能蛊惑人!”桑老皱眉,连忙运转法力,将影响自己心灵的东西全都驱逐出脑海。   “好厉害……这是圣道的道理!”青桑圣女也是脸色微变,她感觉读书声灌入脑海,和自己的精神意识结合起来,无论自己怎么驱赶,这些东西都挥之不去。   就像是凡人,听过、看过、想过,那就由不得自己想忘就忘。   “三位老前辈,得罪了!”   吕杨朗声一笑,琅嬛圣殿陡然震动,亿万太苍神焱的星火飞出,四面旋转飚飞,激射向四面八方,纵横不知有几千里。   “啊……你敢!”青桑圣女尖叫一声,双手抱头,大惊失色。   “糟糕,这是天火神焱……”三位木祖也是脸色大变,齐齐大叫:“住手!”   吕杨嘿嘿冷笑,抬手突然打了个响指,顿时四面飞射的星火立刻停顿住,只悬在半空。   “你这是天火……恶魔,恶魔,你这是要毁了我青桑国?!”青桑圣女指着吕杨,气急败坏。三位木祖眼眸变得青湛湛,死死盯着吕杨,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那什么国主,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可知道,你这样做,这片存在了无数年的森林就会化为火海!”   “两国交战,各为其主而已,算不得卑鄙!”吕杨哈哈一笑,朝三位木祖道:“三位老前辈,想必你们也看到了,我这火焰乃是神焱,高端的天火,若是不想青桑国变为燃烧千年的火海,我想咱们有必要谈一谈了!”   “好说好说!”桑祖松了口气,连忙道:“你既然修炼有天火神焱,那就不该不体念天心,这一片森林何辜,若是毁去,就不怕天怒人怨,日后不得飞升吗?”   吕杨摊开手,正色道:“这个就不劳几位前辈担心了,呵呵,不就是区区一片森林吗?我百圣太庙的治世功德足够抵消我的罪孽,即便是一举毁了整个青桑国,日后我该飞升的时候还是照样飞升,不过这青桑国嘛,只怕要绝了!”   菩族摇摇头,无奈道:“何必呢,何必呢?南海国主,这样吧,咱们各退一步,互不侵犯如何?”   吕杨摇摇头,断然道:“青桑圣女今日闯到我的东来国以及阎罗大尊的链岛大闹一场,这损失是小,但是丢了颜面是大,断断不能就这么算了!”   吕杨冷笑,打了个响指,顿时亿万星火落到广袤的森林中,哗啦,一望无际广袤的森林都是火光熊熊,一道道烟柱升腾到天空,场面壮观。   “等等,等等……”桑祖连连摆手,叫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三位前辈能做主吗,若是能够,最好能够有些诚意,否则这青桑森林,没有任何人能够挽救!”吕杨冷笑一声,盯了一眼脸色死灰的青桑圣女,衣袖一挥,顿时亿万火星从森林中飞起来,由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全都收入袖中。   三位木祖松了口气,朝四面八方的森林吹了口气,化为数千里的大风席卷开来,顿时森林中的大火熄灭了,无数巨树恢复了生机。   但是被太苍神焱燃烧的大树却永远恢复不了。   天火神焱不同于凡火,它永不熄灭,而且有智慧,变化多端,三位木祖也奈何不了,所以它们才会这么紧张。   若烧森林的是凡火,三位木祖根本不用担心,以森林的调节能力,就能自己将火灭掉,但是偏偏吕杨修炼出太苍神焱这样的东西,若真要成心烧了森林,三位木祖也无可奈何。   青桑国森林已经存世不知多少纪元,若是烧毁,可就断了青桑国的根了,这如何了得? 第六百零二章 建木   当年掌握紫阳天火的始皇帝降临下来,纵横九州,依靠紫阳天火几乎纵横无敌,多少敌人忌讳于天火的霸道。   今日的情形也是如此,吕杨的太苍神焱,威力还在紫阳天火之上,三位木祖眼神锐利,一下子就洞悉了太苍神焱的恐怖,一个个吓得不轻。   正因为太苍神焱太过霸道,吕杨体念天心人意,早已经决意收束不太使用了,但是眼看三位木祖目中无人,自然要威胁一下他们,出一口恶气。   青桑国森林栖息亿万生灵,真要烧毁青桑国森林,那是大干天地造化的恶事,吕杨绝对是做不出来的,否则天心人意厌弃之下,比刀斧加身还要厉害,这一辈子,自己只怕没有飞升的可能。   三位木祖可不知道吕杨的忌惮,见吕杨真要下手烧林,立刻焦急,又看到吕杨收回神焱,不禁松了口气。   这天火和神焱玄妙非凡,能收能放,能聚能散,在乎一心,其玄妙可见一斑。   “你等等!”三位木祖立刻转身,私下嘀嘀咕咕商量起来。   “要怎么办,这小子竟然炼有神焱,这东西咱们可没法炼,也不好对付呀!”菩祖一翻手,手心上顿时悬着一朵太苍神焱,神焱呈苍白色,可是仔细一看,却有千百万色在流转,真正用神识观照,却能分辨出七大色。   这是代表太苍神焱的七大属性,阴阳加五行,七政运转,生生不息,源源不绝,这就是太苍神焱不灭的奥秘。   这朵神焱,还是菩祖刚才留了个心眼顺手摘来的,如今仔细观看,隐隐看出其奥妙,但是又不全明白,这种心情就像是猫挠一样,心痒痒。   正是因为不全明白,才显得这一朵神焱蕴含的东西太过于深奥,菩祖手一抓,企图扑灭神焱,可是掌心上的神焱闪灭之后又重新燃起来。   “还真是不好对付,以咱们的本事还无法炼出天火来,唉,这小子怎么有这么大的机缘炼得天火,而且还是天火中的神焱?!”桑祖摇摇头。   “现在怎么办吧?看样子那小子心狠手辣着呢,这片森林就是咱们的死穴,可不能毁了呀!”菩祖叹息一声。   “要不把圣女交出去?”椿祖迟疑道。   “想都别想!”其余两位老祖立刻否定。   青桑圣女叹了口气,上来小声道:“三位老祖,还是把我交出去好了,为了青桑国,我愿意牺牲!”   桑祖看了青桑圣女一眼,摇摇头:“圣女,不要想了,若是将圣女交出去,我等三个老头子可就真没脸皮了!”   “要不把咱们的建木桩拿出来?”菩祖迟疑道。   “不可!”青桑圣女急忙阻止。桑祖和椿祖也吃了一惊,心想这怎么可能,建木桩可是他们的命根子。   菩祖看了一眼神焱,洒然道:“大家不要担心,那建木桩虽然是我等的宝物,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依然无法催生,看来这等宝物我们是无法用的,不过术业有专攻,我等都无法催生的建木桩,就拿出来和那小子打个赌,若是他能催生便给他,若是不能他就没话可说,就算是给那小子一个交代了!”   桑祖眼神一亮:“呵呵,够贼啊……我等是炼不出这天火神焱,但那小子绝对催生不了建木桩子,到时候他也没话可说!”   “那就拿出来,和他打个赌!”椿祖断然道。   “嗯,看我行事!”桑祖摆摆手,转头看向吕杨,佯装咳嗽一声。   “三位前辈,可商量好了,今天若是不给个交代,咱们可不会罢休!”吕杨手指正在和金甲神人争斗的阎罗大尊,一脸正气。   “收!”桑祖大喝一声,金甲神人顿时收回来,依然化为一个兵符落到手上,阎罗大尊转头,冷冷看着三位木祖,因为忌惮,却没有再莽撞上来开打。   “就给你们一个交代,看好了!”   桑祖衣袖一挥,袖口变大,轰隆一声,一根巨大无比的木桩落了下来。   吕杨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树桩,抬头仰望,就像是前面横着一堵巨大的高墙,宽不知几里。吕杨神识观看,总算看清其全貌。   这是一根方圆近百里的大树桩,这么大的树桩吕杨还是第一次见,可以想象,这棵树还没有被破坏之前是多么的巨大。   吕杨深吸一口气,不得不飞越到半空,从天空中往下观察。连阎罗大尊这样身材高大的魔头,也要飞起来,在高处观看才能看清其全貌。   青褐色的树皮,奇异的纹理,树桩的两端并不是平整的,而是破碎、尖锐的,可以推断,这个树桩是被人强行掰断的。   断口处,可以看到木质里有无数金色的神秘纹理,隐约形成无以数计的神文,吕杨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若是没有看错的话,那是天位符文。   一棵大树,自然的造物,竟然天生蕴含有天位符文,这已经超出了吕杨的理解。   这是什么树,是妖树还是神树?   低层次形态的自然植物怎么有可能诞生天位符文?!   桑祖看到吕杨震惊的模样,傲然道:“看到了吗?这就是建木,真正的荒古第一树种,它是构建世界的一种神木,也是有数的几种世界树之一,如今能够在这个凡间看到,绝对是绝无仅有了!”   “建木!”吕杨心神一震。   是啦,这是世界树种之一,怪不得能够蕴含天位符文,原来这是神级树种啊,非凡间凡俗植物可比。   世界树种,寥寥几种,或许远古的时候曾经不少,但是现在已经绝迹,据说这种树种有不可思议的能耐,能够长成真正的参天大树,枝干可破开虚空,渗透到其他界域。   能够有这样不可思议能耐的,必须蕴含有洞穿虚空的天位符文不可。   吕杨神识打量建木的树桩木质部,企图将密密麻麻围成一圈圈的金色符文看清楚,但是那些天位符文太多太密,一圈圈,一重重,相互交叉相互辐射,夺天地造化,成鬼斧神工,吕杨根本理不清楚。   “吾道成矣,必须将这个东西拿到!”吕杨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口干舌燥起来。   一个建木的树桩,太珍贵了,吕杨可以感受到树桩上蕴含的庞大能量,这股能量,绝非木元,而是一种混合的磅礴元气,似乎包罗世间所有的元气,但是又相对纯粹浓郁。   吕杨其实并不知道,这根建木树桩是藏在青桑森林的一个洞天空间断层中,从上古早起一直被保存至今,三位木祖之所以能够化形并取得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吞吐了建木树桩散发出来的建木元气所致。   当初青桑圣女机缘巧合之下闯入那个尘封了无数岁月的空间断层,遇到守护建木树桩的三位木祖,于是将三位带了出来,建木树桩自然也被带出来,成为青桑大部落的第一大至宝。   因为建木树桩的远古,青桑大部落四周的森林生长繁茂了十倍,青桑大部落诞生的勇士比以前多了十数倍。   但是建木树桩被带出来的时间尚短,才有区区二十年,否则青桑大部落会变成怎样一番摸样就没有可知了。   “这建木可以给你,不过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桑祖朗声一笑。   “什么意思?!”吕杨皱皱眉头,他比较讨厌这个老头说话只说一半,吊人胃口。   “你也看到了,这建木如今只剩下一截树桩,若是你有本事将它弄活,并催发出新鲜嫩绿的枝条来,这建木我们就送与你,若是不能,那就没有办法了,你只能从哪来回哪去,就当咱们从无过节!”桑祖笑着,抚了一下自己的白须,非常有气度。   “催发它?几位没有开玩笑吧?”吕杨沉下脸来。   “当然没有,能够让你看到我青桑国的第一大至宝,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还能够应允你得到它,已经是我们的最大诚意,至于能不能得到,那就要看本事了!”   “三位前辈不怕我抢了就跑?”吕杨一脸凝重。   “哈哈……看来你还不明白这建树的玄妙,莫说是你,就是天人下凡,也不可能将它从落地的森林中拿走!”椿祖朗声说着,伸手示意吕杨可以试一试。   阎罗大尊落到地面上,双手抱住建木,就像是一只蚂蚁在撼树。   “啊啊啊啊……”   阎罗大尊运足了法力,不断法力,愣是移动不了建木树桩半分。   建木树桩太大太沉了,建木之气似乎还仅仅连接着地气,使得它如同磐石一样巍巍不可动摇。   阎罗大尊收了法力,抬头朝吕杨摇摇头。   “怎么样,想好了吗?我等的诚意已经开出来了!”菩祖笑着,将双手抱在胸前,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   椿祖看到吕杨犹豫,开口道:“若是你能够将之催发出新枝,不要说拿走,我们三个老家伙从今往后任你驱使,怎么样?!”   “是要当牛做马啰?”吕杨眼神微微冰冷,看了三位木祖一眼。   “可以!”桑祖颔首,傲然道:“椿祖的意思就是我们三祖的意思!”   青桑圣女欲言又止,桑祖抬手打住,小声传音:“圣女放心,这建木树桩咱们三个老家伙已经催生了千年,仍然没有一点抽枝的迹象,我就不信一个炼了天火的毛头小子,能比我们三个老家伙还有能耐?若真有那个能耐,给他当牛做马也不委屈!”   “知道了!”青桑圣女颔首,转念心想:也是,这建木树桩何其了得,若这个世上真有人能够令其催生抽出新枝,那得多大的本事,自己这个青桑大部落的圣女拜其为师,听其差遣也不委屈。   “那好,我就勉为其难试一试,不过若是侥幸成功,到时候几位前辈可不要食言!”吕杨严肃道。   “哈哈,你放心,我们三个老家伙绝不会食言!”桑老哈哈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吕杨当仁不让,一指头顶琅嬛圣殿,圣殿立刻壮大上千倍,如同一座悬浮的大山。一股浩浩荡荡的油绿色先天木元之气涌出来,落到建木桩的断口上,直接从碎乱尖锐的木质部灌入树桩中。   这股先天木元之气是从通天神竹中提炼出来的,也是荒古树种之一,蕴含的先天木元之气,非同一般。   可是先天木元之气灌入建木树桩,就像是泥牛入海,不见半点动静。   “怎么会没有反应?”吕杨暗暗诧异。   “哈哈……”椿祖仰头大笑,幸灾乐祸:“你那个是先天木元之气吧,虽然还不错,但是要用它来催生建木,还差得多,若是以为先天木元之气就能催生建木,我等早就令这木桩重新长成参天大树了!”   菩祖也乐了,笑道“小子,你今天知道利害了吧,还是赶紧收手吧,要不然今天你会赔得更多!”   阎罗大尊在一旁无可奈何,伸手一指,一道阎罗气打在&#x

 
  • 凌康小说网(www.shlingkang.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