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巫女穿越记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青川出兽修,2014龙骑界

伟德下载

时间:21-05-12 来源: 凌康小说网

伟德下载

002;   在六丈多高的城墙之上,有大片褐色的血渍,还有一道道裂痕和一个个小坑。   这座城处在贺兰山中的大城乃是苍狼郡与陌上郡交界处最重要的一座大城,城市的名字叫边城。   自大周王朝覆灭之后,苍狼郡中那些草原部落屡屡进犯与苍狼郡相交的那六郡的边界城市。   在西北方,最重要的一个抵御草原部落入侵的城市就是边城。   当萧玉距离城门还有二十多丈的时候,城门楼附近的城墙之上突然出现了近两百身穿灰黑色盔甲的兵丁。   一些兵丁弯弓搭箭对着萧玉,而还有一些兵丁操控架在城墙上的六架重弩对着萧玉。   虽然萧玉自信城墙上的重弩与弓箭都伤不了他,可是那些兵丁一出现,他就立刻停了下来。   萧玉刚停下,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就传到了他的耳中。   “阁下是何人?来此处有何贵干?”   萧玉看着刚刚出现在城门楼上的那个中年将军,朗声笑着回道:“在下柳君,来自泰昌郡,前些日子在无边沙海之中寻找入药的毒蝎,现在干粮清水都用完了,就想来边城修养几天,买一点干粮。”   “阁下是泰昌郡的人?巧的很,方某也来自泰昌郡,不知阁下来自泰昌郡那一座城市呢?”   那方姓将军面貌硬朗,颈部至嘴角有一道伤疤,微微一笑时,那道伤疤仿佛一道爬在脖子上的蜈蚣一般,狰狞而诡异。   “在下少年时在燕城,十三岁以后在江南郡呆过一段时间。”   说话间,萧玉的口音就从燕城附近的口音变成了江南口音。   盯着萧玉沉思了片刻,方姓将军对着那些士兵扬了扬手。   “既然是夏民,那就进城吧!”   得到方姓将军的命令,那些持弓的士兵立刻都放下了弓箭。   朝着方姓将军微微拱手行了一礼,萧玉快步行到城墙边上,身形一跃,在城墙上借了两次力,跃到了城墙之上。   在萧玉跃到城墙之上的时候,那些士兵虽然看起来对萧玉是视而不见,可是萧玉却能看出来,那些士兵都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这些士兵一身煞气,应该都经历过不少大战,看来这座边城是长有战事发生啊!”   萧玉一边想着,一边朝着下城墙的楼梯口走去。   边城对着苍狼郡这一边的城门虽然是紧闭,可是城内却并不冷清。   在这金乌西坠天色将黑之时,边城之中仍旧有不少行人。   萧玉在云湖城感受到的是一种安逸,而在边城之中,他感受到的却是一种警惕,一种对外来人的警惕。   街道上的行人虽然有不少,可是萧玉连问了七个人才打听到一个药店所在的位置。   萧玉在药店之中以蛇胆卖了一些银子之后,在药店附近的归来客栈住了下来。   街上的行人对萧玉这样明显的外来人带着一份警惕,客栈的掌柜伙计对萧玉同样也带着一份警惕。   看着身前明显带着几分紧张的店小二,萧玉暗暗苦笑了一声,有点后悔来边城。   店小二带萧玉走到客房门前替萧玉推开房门之后,就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萧玉开口将店小二叫住了。   “小二,给我买两身便宜点的单衣,再准备一大盆洗澡水来。”   “嗯!”   店小二从萧玉手上接过银子,应了一声就错过萧玉所在的位置离开了。   朝着店小二的背影看了一眼,萧玉苦笑着摇了摇头,走进了屋内。   萧玉坐在椅子上休息了没一会,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   萧玉的声音刚落,刚才带他来客房的那个店小二一手端着一个托盘、一手拿着一个青色包裹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客官,你先喝点茶,小的这就给你去准备洗澡水去。”   一边说着,店小二一边将托盘与那个青色包裹放在了桌上。   萧玉也不翻看店小二给他买的衣服,拿起茶壶对着嘴就喝了起来。   由于水质一般,这茶水带着一点涩味,可是萧玉却觉得这茶水甘甜异常。   古怪的朝着正在牛饮的萧玉看了一眼,那店小二就转身离开了。   又过了一小会,那个店小二先送来了一个大澡盆,然后以木桶往大澡盆内转移了大盘盆水。   店小二离开之后,萧玉就脱了身上的破烂衣裳,跨进了澡盆之内。   将身子完全缩在水内呆了好一会,萧玉才一脸舒服的从水中钻了出来。   身形气爽的从澡盆中出来之后,萧玉从店小二送来的包裹中取出一身青衣穿上,然后离开了客房朝大堂走去。   此时正是吃完饭的时间,可是大堂中却没有几个人,可见这家归来客栈的生意只能算是一般。   “客官,你要点什么吃的?”   萧玉刚出现在大堂,那个之前招呼他的店小二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给我弄三斤牛肉、两只鸡、两盘青菜和二十个馒头!”   听到萧玉的话,那店小二微微一呆,边上正在吃饭的两个客人也是微微一呆。   萧玉也不管店小二和那两个客人看他的目光有多古怪,径直走到离他最近的一个空桌子边坐了下来。   吃饭的人少,东西送上来的速度自然很快。   在店小二将萧玉要的东西都送上来之后,萧玉在大堂中那些人吃惊的目光中,像一只饿狼一般很快的将桌上那足够四个成年汉子吃的东西给吃的干干净净。   意犹未尽的拍了拍有些鼓胀的肚子,萧玉对着在一边发呆的店小二喊道:“小二,拿一坛酒来。”   被萧玉的话惊醒之后,那店小二也不回话,小跑到柜台边去取酒。   这客栈的酒只能算是一般,可是对于已经大半年没有接触到酒味的萧玉来说,这酒却是甘醇异常。   在周围那些人的注视下,萧玉也不用碗,拿起酒坛子就灌了起来。   萧玉气脉悠长,一口气就把整坛子酒喝的干干净净。   喝了一坛酒之后,萧玉那本来已经鼓胀的肚子更鼓了。   打了一声饱嗝,萧玉对着那些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微微一笑,摇摇晃晃的朝着客房走去。   萧玉在射日山庄就养成了喝酒的习惯,酒量自然极好,可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萧玉在心情大好,完全放松的情况下,只喝了一小坛酒就有了一些醉意。   摇摇晃晃的回到客房之后,萧玉也不脱衣服,直接躺在了床上。   醉眼朦胧中,萧玉似乎在自己的身边看到了柳含烟。   “含烟,你怎么在这儿?”   带着一股醉意,萧玉抱着床上放着的棉被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萧玉睡了八个时辰,在吃午饭的时候,他才醒了过来。   洗了一把脸,大概拢了拢头发,萧玉就离开客房,往大堂走去。   正午的时候客栈的生意比晚上要好一点,客栈中的店小二也比较忙,可是萧玉一出现,昨天招呼萧玉的那个店小二就朝着萧玉走了过去。   “客官,你要点什么吃的?”   那个店小二的话一出口,坐在周围三桌边吃饭的客人就把目光看了过来。 第二十六章 边城(中)   萧玉不用仔细想,就猜到了那些人为什么会在店小二问他要吃些什么的时候将目光转向他。   “这些人还真无聊!”   暗暗苦笑了一声,萧玉对着那店小二淡笑道:“两个小菜一壶酒就行了!”   在那店小二微微发呆的时候,萧玉朝着大堂右角的那个桌子走了过去。   客栈内的客人多,上酒菜的速度自然就慢了不少。   酒菜上来之后,萧玉就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见到萧玉吃饭不再像一个投胎的恶鬼一样,那些人也就没有再观察萧玉的兴趣了。   吃过饭,萧玉就离开了客栈,在街道上逛了起来。   萧玉逛街不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只是在感受一种放松的心态。   在街边见到有趣的东西,萧玉也会驻足看一看。   尽管现在草原部落与夏民处于敌对的状态,可是在这座边城之中,萧玉依旧可以看到很多草原上的特产。   对那些没见过的东西,萧玉都会走上前去问一问。   如此逛了近半个时辰,萧玉才走完一条街。   就在萧玉随意的在街上缓步而行的时候,马蹄声传到了萧玉的耳中。   皱眉回头一看,一个骑着一匹枣红马的红衣少女出现在了萧玉眼中。   在萧玉看到那哥红衣少女之时,纵马而奔的那个红衣少女前面恰好有两个小男孩正在玩耍。   见到那个红衣少女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萧玉眉头一皱,施展身法化作一道青烟在那个红衣少女的马行到那两个小孩跟前将那两个小男孩抱了起来。   在萧玉抱着那两个小男孩移动到街边的时候,那个红衣少女猛的一拉缰绳,将马勒停在了原地。   随着马嘶声响起,被萧玉抱住的那两个小男孩哭了起来。   将那两个小男孩放在地上之后,萧玉回头看向了那个骑马的红衣少女。   在街上纵马的纨绔少爷萧玉见过不少,而在街上纵马的顽劣小姐他倒是第一次见到。   骑马的红衣少女面色微黑,人长的倒是俏丽异常。   在萧玉看向那红衣少女的时候,那红衣少女也在打量着萧玉。   红衣少女以冰冷的目光将萧玉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开口冷声道:“你刚才为什么要多管闲事?难道你以为本小姐会伤到这两个小孩吗?”   萧玉还没回话,又有几声马蹄声传到了他的耳边。   随着马蹄声响起,一个紫衣青年带着两个黑衣侍卫纵马朝着这边跑了过来,眨眼间的功夫就来到了那个红衣少女身边。   “菁宁!”   紫衣青年一脸兴奋的朝着那红衣少女喊了一声,就将目光转到了萧玉身上。   这时,两个二十多岁的男女来到了萧玉身边。   “爹!娘!”   两人刚出现在萧玉身边,萧玉身后的那两个小男孩就哭喊着朝着那两人跑了过去。   那对青年夫妻看了萧玉一眼,就连忙抱起那两个小男孩离开了。   紫衣青年上下将萧玉打量了一番,就将目光转到了那个红衣少女身上。   “菁宁,江师父怕是已经等急了,咱们快走吧!”   红衣少女对着紫衣青年冷哼一声,又对着萧玉冷声道:“本小姐问你话呢?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是看不起本小姐的骑术吗?”   萧玉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红衣少女冷笑道:“从你纵马在街上狂奔来看,你的骑术真的不怎么样。”   行医有医德,练武有武德,骑马其实也有一套规矩。   萧玉说红衣少女骑术不佳,其实是说红衣少女骑马的规矩。   红衣少女脑子不笨,自然明白萧玉是在讽刺她德行不佳。   冷哼一声,红衣少女转头对紫衣青年冷声道:“子川,他挡住我的路,差点让我从马上摔下来,你替我教训他。”   紫衣青年有些为难的朝着萧玉看了一眼之后,转头对着红衣少女笑道:“你的骑术那么好,他那能拦住你的路呢?”   听到紫衣青年的话,红衣少女冷哼一声,一勒缰绳,驱马调头,似乎准备朝着来路返回。   紫衣青年见状,连忙一边伸手拉住红衣少女的马缰绳,一边偏头对萧玉冷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拦住方小姐的马?”   不等萧玉回话,紫衣青年就一边对萧玉使眼色,一边接着冷声说道:“尽管方小姐大人大量不与你计较,可是你至少应该给方小姐道个歉吧!”   “这个纵马的小姐姓方?”   萧玉眉头微微一皱,对着红衣少女微微拱了拱手,转身朝前走去。   没走两步,萧玉就感到一股劲风袭向了自己后颈。   萧玉脸色一沉,头也不会的反手一抓一拉,将红衣少女从马上拉了下来。   “啊!”   带着一声惊叫,刚刚站稳的红衣少女往后退了几步,坐在了地上。   萧玉本不愿意惹事,可是他见红衣少女出手太狠,在将红衣少女拉下马的时候就用上了一些巧劲。   随手将手上的马鞭一扔,萧玉就准备接着往前走去。   这时,跟在紫衣青年身后的那两个黑衣侍卫从马上跃下,挡在了萧玉身前。   萧玉眉头一皱,回头看向了刚刚将那红衣少女扶起的紫衣青年。   紫衣青年先手忙脚乱的帮红衣少女弄干净衣服上的尘土,然后才将头转向了萧玉。   看着萧玉犹豫了一番,紫衣青年对那两个黑衣侍卫做了一个动手的手势。   得到紫衣青年的命令,两个黑衣侍卫一起以一种爪功朝着萧玉抓了过来。   萧玉刚准备还手,一阵马蹄声响了起来。   微微犹豫了一下,萧玉身形一动,以极为诡异的身法转到了那两个黑衣侍卫后面。   两个黑衣侍卫下意识的一转身,就看到了近在他们眼前的萧玉。   心里一惊,两个黑衣侍卫身子往后一翻,退到了那个紫衣青年和那个红衣少女身边。   就在这时,二十几个身穿盔甲的人出现在了萧玉眼中,带头的那个中年人正是萧玉昨日在城门楼上见到的那个方姓将军。   方姓将军带人行到紫衣青年身边之后,先皱眉朝着萧玉看了一眼,然后就将目光转向了紫衣青年。   “子川,刚才这里发生什么事?”   紫衣青年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菁宁说那人挡住了她的马,小侄就要那人向菁宁道歉,菁宁见那人道歉不够诚恳,于是就打算教训一下那个人,谁知道那人武功太高,拉着菁宁的马鞭把菁宁给拉到了地上。”   方姓将军闻言,皱眉沉思了片刻,看着红衣少女沉声问道:“菁宁,你是不是又在街上纵马了?”   听到方姓将军的话,红衣少女眼睛一红,哭着回道:“我在街上纵马怎么了?女儿被人欺负,你不替女儿出头也就算了,还反过来责问女儿。”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红衣少女,方姓将军叹了一口气,对着紫衣青年沉声道:“子川,你先带菁宁回去,今天就不要去江师父那儿了。”   紫衣青年还没回话,红衣少女就哭着说道:“为什么不去,我偏要去。”   说完这话,红衣少女从紫衣青年的搀扶下挣脱出来,哭着朝着红马走去,一骑上马,红衣少女就纵马朝着萧玉奔了过来。   看到直朝着自己撞过来的红马,萧玉眉头一皱,对着红马发出了一声低吼。   “吼!”   在那声低吼声中,红马双腿一颤,翻到在了地上。   红衣少女虽有小周天境界的修为,可是事出突然,她下马虽然即时,可跃起的身形却极为不稳。   就在红衣少女害怕的双手乱抓之时,方姓将军从马上跃起,接住了红衣少女。   抱着红衣少女落到自己的马上之后,方姓将军皱眉看着萧玉说道:“柳少侠,小女就算有不对的地方,你也不用下手这么狠吧!”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她是你的女儿吗?”   方姓将军闻言,脸色一沉,冷声道:“以柳少侠的修为要躲过小女的马应该十分的容易吧!”   萧玉朝着躺在地上抽搐的红马看了一眼,冷笑道:“躲?那是柳某实力不够时的选择!柳某不会恃强凌弱,也不会在被人欺到头上的时候总选择躲。”   方姓将军自知理亏,可是见到爬在马背上啜泣的女儿,他却下不定决心就此将这件事揭过。   就在方姓将军犹豫的时候,萧玉的声音又传到了他的耳中。   “方将军,一件事情若是错的话,它就一定是错的,不管做这件事的人是谁,都改变不了这件事是错的这个事实,错的就是错的。”   说完这话,萧玉就转身接着朝着前面走去。   看着萧玉慢慢远去的背影,方姓将军犹豫了一番,叹了一口气,骑马带着红衣少女朝着来路慢慢行去。   刚才萧玉与红衣少女等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周围并没有聚集起什么围观者;而萧玉等人离开之后,一群人就围到了那匹倒在地上抽搐的马上。   在那些看热闹的人在猜测萧玉以什么方法将这匹马弄倒在地的时候,萧玉走进了一家买草原女装的店铺。   萧玉本来就没什么买东西的心思,发生了刚才的事情,他就更加不可能起买东西的心思了。   然而,在萧玉路过这家店铺之时,他的目光却被这家店铺中的一套绿衣给吸引住了。   “我好像还没给含烟买过东西!”   心里起了这个念头,萧玉就决定将那套十分奇特、十分漂亮的绿衣给买下来。 第二十七章 边城(下)   不由自主的走进店内之后,萧玉才想起他身上根本就没有多少银子。   这世上从不缺少以貌取人的人,萧玉刚走进店内,店铺掌柜和两个伙计的眼中就皱起了眉头,待见到萧玉脸上出现了犹豫,他们的脸上已经明显出现了嘲弄的表情。   萧玉心思机巧,又岂能看不起这店铺掌柜和那两个伙计的轻视?   “狗眼看人低!”   暗暗冷笑一声,萧玉就准备转身离开。   萧玉刚转过身,一个身着一身紫衣的青年走了进来。   “这人是刚才那个叫子川的青年很像,应该是那个叫子川的哥哥吧!他来这儿干什么?是要找我的麻烦吗?”   心里这样想着,萧玉面色不变的朝着门口走去。   萧玉刚往前走了两步,那个紫衣青年笑着对萧玉拱手行了一礼。   “钟子山见过柳少侠!”   “钟少爷多礼了!”   萧玉身形一顿,拱手还了一礼。   钟子山对着萧玉笑着点点头之后,就转头对着那个店铺掌柜说道:“掌柜的,将那件绿色的衣服包起来。”   店铺掌柜对萧玉这个穿着粗布衣衫的人表现出了足够的轻视,对钟子山表现出的却是足够的谦卑。   “钟少爷,你稍等!”   店铺掌柜对钟子山躬身行礼之时,特意朝着右边走了两步,似乎是不&

 
  • 凌康小说网(www.shlingkang.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