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我的仙家农庄征服全世界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黑子的篮球之那年夏天,2014穿成农门妇

看球比分

时间:21-05-12 来源: 凌康小说网

看球比分

x7684;浮云子便已高声叫道:“兄弟切莫答应她,这妖精狡猾精乖,绕了这么大的弯子才奔正题,定是看上了咱观后院的那棵树!切莫要上她的当!”   浮云子这一开口说破,却又惹得三娘子恼了,立时嗔道:“就你聪明,不过就是棵破树!值得你看的那么紧吗?再说那树也是你兄弟得的,我只与他理论,轮得着你臭老道开口阻拦吗?”   不料浮云子素日胆小,但一论其这“利”字来,却是立时勇气倍增,当下却是改了色戏笑道:“呵呵!见笑见笑!彼此彼此!老道我确是又小气又精乖还脸老皮又厚。但这些小伎俩在你三娘子面前,道人我也只有甘拜下风的份。那树是我兄弟得的不假,可我这兄弟为人心实,又不会与你这丫头计较,天大的家私到了他手里,恐也不够别人掏摸的。我是他兄长,我不帮他看看紧,谁帮他!”   三娘子确是一意想得那灵角化为的宝树,不料还没放出话来,就为浮云子从旁作梗,一时又羞又恼,也顾不得与老道人斗口,只回过身与张入云道:“先生您也听见了!令兄长从旁作梗,只与先生作对。小女子只想问先生一句,这二云观内到底是谁主事?先生说的话到底还算不算数!”   浮云子从旁听了,知这妖精刁顽,一时见目的不能达到,先不翻脸,反是撑动口舌,挑拨自己与张入云兄弟二人闲隙,其心不可为不毒,当下便已急了,忙又从远处叫道:“你这妖精!好毒的一张口!一被我说破你的心思,却来挑拨离间,当真毒妇啊毒妇!”   正待老道人还要开口喝骂之际,却为张入云举手笑着拦道:“兄长不需为此事治气,些许小物也劳不得我二云观与芙蓉谷再生出些闲气。”说着又回头与三娘子道:“三娘即有意那灵角所化的异树,却也不算是什么难事。只是三娘也定明白那树的妙用,我二云观要仗此树提拔玉泉山灵气,想来三娘也是为此才欲取那灵角树的!只是我看那蛟角所化的异树,即已为木类,当有法分植,待今晚我与兄长回观,将那蕉树分植为两株,你我二云观芙蓉谷各占一半如何?”   张入云见三娘子闻言低头不语,怕她还有些不满意,便又开口道:“这《内景元宗》一事,如若能就此善罢,以入云看来却是最好。今后我兄弟二人与三娘修行各有近益时,只怕总有些劫难,于此一番争斗后却能化敌为友,日后二云观与芙蓉谷能彼此照应岂不是一桩美事!”   三娘子之所以犹豫只为了若将灵角树分植的话,灵气必然大损,只怕移植回谷中后,一两年内也不得恢复,如此这般不免美中不足,只是张入云后话里有日后自己若遇雷劫,他二云观不会无视的意思。要知自己狐类生性最怕乾阳雷火,若得张入云这般人间修道士相助,却是轻松好多。一番话说的她由不得不动心,况且张入云心底尚佳,虽每常里总有些意出望外的狡诈,但为人心性却属不错,不会是个言出不行的小人。   一时三娘子左右计较,面上忽喜忽嗔,只看的一旁张入云微笑不语。小雅旁观者清,知妖狐为大事计,绝不会不答应,见张入云在旁作态,不由取手自张入云额头直抚至脖项,复又上前附耳道:“喂!小气鬼!平日里一复装傻充愣的痴呆样,怎么到这回子却变的这么精细了!”张入云不料她竟与自己狎妮,当下便已红了脸,闻言只作不解。   而一旁艳娘见二人举止,却是阴沉了脸,冷哼了一声,她早有不顾众人上前击敌的心意。不料张入云却是总能在自己心潮难抑欲抢身而出之际,暗将体内精气放出,时时阻拦自己。自张入云与无色僧于秋练峰授艺之后,桃花扇二女虽都未明言,但总觉张入云一身功行已有些深不可测,心上隐隐对他已有了些惧怕。且张入云两次舍血施补自己,艳娘虽是天性为恶,但多少也有些所感,为此上终究是将自己一身杀意压了下去。   果然就在众人各怀心思之际,就听三娘子已是抬起头来对张入云娇声道:“即如此,就依先生的话,只是那树我看就不劳先生与尊兄长动手了,今夜我自会登门拜授,不敢劳动二位大驾送至小女子谷中!”   张入云知狐女这般说辞是怕自己在分植灵角树的时候吃亏,当下也不说破,只笑道:“即如此,我二云观今夜恭候芙蓉谷主大驾,至于那芭蕉树,我兄弟二人也等三娘来时再分!如何?”   ※※※   三娘子被张入云道破心事,面上不由即是一红,只是到底是源于自己私心,却又嗔恼不得,当下她只得白了张入云一眼。一旁浮云子见狐女竟会被张入云抢白,开心之际,更是添油加醋道:“我兄弟就是心实!说什么话都是明白有理,即是只有等三娘子来到我二云观,才好将那树给分了,那依老道我的愚见,这伐树用的锯子怕还是三娘自带了才好。到时我与我兄弟二人顶多也就预备下圆规皮尺,好仔细仗量那芭蕉树的分寸即可!”   浮云子说的话不比张入云内敛,一时语触三娘子痛脚,却是即时恼得那狐女柳眉倒竖,翻了老道人一眼。浮云子本为打趣,不想话说的重了些,正在担心狐精会和自己作难,见对方果然作了色,心里便是一突。   谁知那三娘子到底八百年老狐修炼得道,不比常人气度,一时连着脸色变幻几次,却是由青变白,由白转红,最后竟是面带羞涩道:“不和你这老道乱讲!你们兄弟两个都不是好人!”说完话却又是一脸的娇态,老道人先时便中的三娘子媚功。此刻虽是有了前番经验,心上做了准备,但仍是在狐女欲喜还羞的媚态下浑身抖了个激令!一时知道这妖精实不是自己能惹的起,不由嘎声招唤张入云道:“兄……兄弟!我看天色也不早了!咱们也和这位芙蓉谷主斗的疲了,哥哥我现在累得头有些发晕,晚些时候三娘子还要到咱观里做客,我看咱还是早些回去做准备,我也好顺道先回观中眯一小会儿!”   张入云在旁自是看出三娘子心中不忿,暗使妖法媚动兄长,意图以此法伤的浮云子心神。幸是他这位做克长的也是多年峨嵋门下道法毕竟不凡,且又是年纪老迈,一甲子的童身修持。三娘子虽是加意之下,却也没将他伤着。此刻闻浮云子此语,知老道人精神短了是假,心中气虚害怕才是真,一时只笑道:“兄长说的很是,入云方才一番角斗,也觉疲乏的紧,正该回观才是!”   说完却又对三娘子道:“如此三娘还请留步,我众人且告罪身退!今夜焚香沐浴,摆宴设酒只恭候三娘大驾!”张入云话尤未完,却听得身后老道人呼喝提醒道:“最重要是《内景元宗》不要忘了带!!”张入云闻言不觉莞尔,只得重又施礼道:“家兄所言也是入云的心中所想,还望三娘子到时不要爽约,留步!不劳相送!”语毕即倒退身子向谷外移去。   不料身后却泛起三娘子嘟囔道:“谁说要送你们兄弟两个!真不害臊,闹了半天把我芙蓉谷弄的乱七八糟的还没寻你们算帐呢!”她此番语声虽不大,但因声间娇脆,远去的浮云子兄弟二人自是听得清清楚楚,正在兄弟二人摇头之际,却忽听得三娘又放声道:“六官,杏儿……给我寻两条大大的扫帚来,把这里这兄弟俩毁做的空地给我好好清扫个干净!哦!对了,可别忘了扫上些水去去晦气!”   张入云一行四人才刚出谷,老道人便已是贴近身来也其相叙,只是他深知小雅与艳娘是阴魔所化,不敢招惹,一时近得张入云身前,却是再难迈动步子。小雅见此只冷哼一声,便是踱步行至一遍,而艳娘素不惯与张入云同行,此刻也是早已落在众人身后。如此老道人才忙记的到的张入云身边惊道:“乖乖!贤弟,你不知道,先时你发起怒的时候,我还真以为你要与那妖精拼个生死呢!呵呵!还好,原来你是早有谋定,一番做作,只为了吓吓这个臭妖精!”   不料浮云子这话才刚落定,便传来一侧小雅不服意的冷哼声,只把老道人吓得一跳,一时观望了一眼身旁长身女子,不由便是惊的咽了一番口水。而其身边的艳娘,则脸色实是冷的吓人,虽不见其举止,但周身的阴寒气,却远轻小雅怒色更为让人害怕。   浮云子知自己口出妖精二字,已将这两个要命的女鬼惹恼了,当下因有二女就在近前反倒不好相问张入云她二人的来历。一时只润了润嗓子复又接口道:“呵!幸是你如此,才让三娘子轻易就范!真是意出老哥哥所料!只是你这两年于江湖一番行走,却是与先时大不一样,刚才那场面演得真个是活龙活现,连我都被你蒙在鼓里,吓了一身冷汗。下次你若再这些张智,可要记得先知会哥哥我一声,不然平白在一旁悬着这颗心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张入云早为自己先时失于检点,竟大犯嗔痴险些将兄长置于险地而自责,此时闻道人一番关心,忙告罪道:“入云方才失智,险些做出大乱,日后二云观与芙蓉谷如成水火之势,无以弥补,只累了兄长与观中弟子受难。此刻想来当真凶险,因小弟一番失查放肆,宁兄长担忧,实在该死!”说话间便是躬身与浮云子身前谢罪。   张入云虽在告罪,但心里却远较自己所说的更为担忧,自己方才与三娘争斗实是动了真怒,今日若不是有兄长浮云子及时在场上调合,只怕一时恼将起来,当真已是与三娘子拼了个你死我活。张入云近日功行增长,但却有查自己一身内养的功夫反不比从前,思及此处,不由又是一番烦恼。转展深思,恐真是因为近日常带着桃花扇于身上,日夜受这凶物浸润,无意之中,怕是将自己一身仇怨勾动,气性顽戾气质也多有增长。   老道人浮云子见张入云脸上有些阴晴不定,虽心上有些计较却只假做不见,忙又开口与张入云劝道:“呵呵!兄弟也不要过于自责,今日若不是有你在,只怕我还不知被那狐狸怎生轻贱呢!再说那三娘子聪颖过人,你惹不做的像些,也实在不能让她警醒!今天你才到二云观便出了这多力气,也该疲乏了!且快回观中与老哥哥我喝上两壶,玉柔她们也该等的心焦了!哦!对了,还有你身边这二位姑娘,不知能不能用些酒水呢”   小雅先时已为浮云子出言无忌嗔恼,此刻见他提及自己姐妹二人,却正好讥讽道:“老道士!不用你这么假惺惺的,你观里有什么好东西尽管拿出来,我姐妹二人若有能用的上的,才是给你面子呢!”   张入云深知她两个难惹,闻小雅口出不逊,便赶紧示意其住口,幸的两女子如今多少还卖张入云一些情面,一时倒是扭过头再不睬二人。如此张入云忙与浮云子解释道:“兄长不需与她一般见识,她二人俱是纯阴之体,并不需什么人间火食!”语毕又见二女并未打量的自己这面,才得空与浮云子道此二女的来历,且多少提及一些自己近日自感火气心性都有改变,怕自己已在无知无识之下为二女气质左右。   未想到兄长浮云道人闻言却是一笑开解他道:“我看贤弟也不必过分担忧,你与这二女其实也是互为表里,就好比那磁石与生铁,时常放的久了,甚是寻常无奇的凡铁却也自此带有了磁力。这两个女鬼虽是日常里将你戾气勾动,素不知你一身中正平和的祥瑞气也可将她二人感动。虽说这是几位前辈仙人与你留下的难题,但以为兄带看,却也着实对你是番历炼。你道心坚固,成就亦大,所以遇的阻难也就越多。如你哥哥我这样无用之人,就是当日抢强着要那柄桃花扇,怕是那庶叶仙长也不容我行此好比自杀的愚行呢!你说是不是?呵呵呵呵!!”   当日张入云倒是没有再将二女收回桃花扇中,待四人回得观中时已近酉时,珠珠与巧巧二女也恰恰刚从鄂州城内赶回,见得张入云果然回观,少不得又是一番礼敬,只是老道人五位女弟子见得张入云身侧竟还相伴着两只女鬼,却都是敬畏莫名,除祝玉柔一人还敢略与小雅姐妹往顾,其余四女都觉出二女一身凶煞,俱都敛了色,将个本是久别重逢的热闹气,顿时里被冲淡了不少!   好在浮云子生性恢谐,颜笑随意,一时间说笑了几句,倒少了不少尴尬,而小雅也性喜热闹,说笑不避人,至后闻得老道人源出六圣门,而此刻加上新收的五位女弟子正凑成了六合之数,少不得又是一番调笑。众人除张入云外,只恨不得她姐妹二人能开口常笑,已去各人心底惊惧,一时间倒也顾不得小雅语出无状,多有礼数不周的举止。   浮云子收了五位灵秀聪慧的女弟子,自是万事省心,一时间众女争相下厨,顷刻之间即置备了一桌酒宴。因是夜间三娘子会前来造访,众人干脆将酒席于后花院内置办。到的晚间夕阳西落,玉泉山本就灵秀,一入夜,院中花香四溢更显清洌,当下与浮云子收藏的酒香味相冲,更是熏的众人入浸在蜜露之中一般。   ※※※   桃花扇二女虽不能食人间烟火食,却能饮酒,她二人在观中一些也不拘束,也不顾待客道理,只提了酒盏即为自己添酒。尤其小雅很是喜欢那院中百草花香,一时置身于其间,竟得轻歌曼舞,如彩蝶金蜂一般于轻身拂动。浮云子从旁看了只当小雅是在起舞助兴,唯张入云眼力过人,一眼望去,即知小雅正在采撷群芳香髓。虽是此举有些伤损花草精气,但如此总比她平日吸人精血强上百倍,为此上也就不与计较。只是艳娘见小雅如此,反是面露寒色,置身于花院内阴地一角,只接连冷哼,似有不快之意!   二人举止都在张入云眼底,不由又想起当日艳娘在百花谷噬血发怒说的气话。他这里心下才有些思动,却不料竟将艳娘引动的目注于己。当下由不得张入云不惊了一跳,知她二人确是根骨灵异,虽是阴身修持但心神不昧,一样的灵秀过人,如此也只得暂将思絮收起。   再说小雅与艳娘一动一静,只在那里自顾自作乐,却把个老道人浮云子睁的双眼透红。他与一众门人因守着来客的道理,到现在还没敢动席,只在一旁枯坐,而一坛好酒却已被小雅二人喝了个见底。老道人有些小家子气,因眼前只见得旁人享受,自己却是无福沾润,只抓挠的他心痒难熬,却又因为惊惧二女,不敢将酒坛子给夺了回来。有心想使些眼色与张入云,却又知道自己这位兄弟有向不阻人享乐的习性。当下里只打熬的他着实不得意,反满心盼望狐女早早来到,好尽快开席!   到的夜间,果然三娘子应时赴宴,想是怕双方见面难堪,却只带的那叫杏儿的女童赴会,且为示友善,此番前来,还带得两支成形的首乌做见面礼。一时上老道人见那首乌头面上竟连眉眼都几可瞧的仔细,知是难得之物,当下里自是笑纳,却不免又被三娘借此调笑一番。   只是众人落座后,宾主俱都无心用膳,只将副心思用在对方法宝与秘藉上。可三娘子究竟年久习深比得浮云子要沉稳得多,一时还能忍耐,直到老道人心痒着慌之际,又取笑了他几句,方自怀中取出四片铁叶子来与张入云兄弟俩细看。   若真论这道家精研秘藏,兄弟二人几乎也是第一次见闻,一时便是连张入云也不由瞪大了眼睛将那四片铁叶子前后左右看了通透。不料满眼的俱是些上古符录与古篆,自己竟连一个大字也认不清楚,当下脸上自不免露了难色。转眼看了看兄长,却也是早张大了一张口,脸色异样。不问可知,竟是与自己一样不晓得那铁叶上的辞意。   他二人这般尴尬举止,自是落在三娘子眼底,只在旁娇声笑道:“我早就知你二人多半不识这内典上的文字符篆,可白天里却又那般急吼吼的模样与我争斗,都不知你二人唱的是那出戏?”   浮云子见三娘子借机嘲笑自己兄弟二人,为挣回些脸面计,只粗红了脖子老着脸说道:“谁说我兄弟二人不识,只是此经典是我峨嵋前辈真人手迹。一见之下,自不免要持重瞻仰一番。这其上的文字虽是艰深,老道我也能认出个八九不离十来!”说话间便指着铁叶上一行疑问道:“你看看这一处不就是‘天道归元,万法不弃’的意思吗?”   浮云子因上年为求解灵犀潭底另一枚铁匣,确是用心竭力,于道门心法上有了长足的进步,一时指点了一下,确是被他给说中了!只是老道人到底只有这一点瓶底子醋,才一晃荡便为三娘子瞧出他的深浅。当下三娘却又随手指点着铁叶上的字句问他:“那道长即是道法精强,小女子这数日也正为这一行字难解烦难,就请道长不吝赐教吧!”   如此一来,老道人自是给三娘子使促狭给难住,只在一旁急得满头大汗,左右涂抹,正待拿话遮掩。却已被三娘子先开口道:“原来道长小气,竟解得这辞意,却不肯赐教!如此看来小女子也只得回山自醒慢慢领悟了!”说着又从怀中掏出一绢玉帛叹了口气道:“如此看来,倒是小女子先时多操心,还巴巴的将这内典前两页的注解带来与二位观主呢!依眼前看,却是贱妾班门弄斧,自讨没趣了!”语毕又高声命道:“杏儿!快取一方烛台来!与我将这玉帛烧了,没得留在咱手里给人瞧了没眼色ÿ

 
  • 凌康小说网(www.shlingkang.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