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诸天之万神降临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陆太太她恃宠而骄,2014摄政妖妃倾天下

博彩线路检测

时间:21-05-12 来源: 凌康小说网

博彩线路检测

;拜佛像,是因为它象征着佛。实相无相,佛祖凡人不可见,肉眼不可见,这佛像于我而言只是象征。”   “好家伙,实相无相,你可算说了句和尚该说的话,”小活佛兴致勃勃:“佛像和佛没啥关系,只是个象征?那我问你,既然实相无相,不执著于相,为啥一定要佛像才能象征佛?锅碗瓢盆梁磨刀,花鸟鱼虫曲青石,万事万物都能是佛的象征,你为啥不拜它们,光拜这座草包泥胎?”   曲青石笑骂:“小佛妖,这里没我们什么事,少牵扯着我们。”   马三姑娘则双手合十,仰头大声祷告:“佛祖明鉴,亵渎您老的是小活佛,可不是梁磨刀,您千万别罚错了人!”   在思辨上,涵禅和风习习一个是级别的,仅高于六百一线,哪说得过‘坐庙’千年的小活佛,现在已经真正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鬼和尚心里明明觉得不对劲,可偏偏找不出自己的道理。   小活佛却还不依不饶:“再说,你天天拜佛,到头来佛不管你;这附近十里八寸的穷庄户,没人拜你,他们有点什么事,你却巴巴的赶去帮忙……这么算起来,你倒比着佛更好用些,以后你也不用拜佛了,拜自己就成了!”   马三姑娘笑得肚子疼,望着小活佛问:“你的意思,是让他弄面镜子,然后照着镜子冲自己磕头?”   鬼和尚总算又抓住了一个话头,勉强又辩解道:“佛家弟子,求的是一个‘净’字,我拜佛是为了求‘净’,不是为了敬佛,不是为了求佛,更不会怪佛祖不管我。”   小活佛笑得更欢畅了:“拜佛是求净,拜我就不净了?那便说明你的‘净’是假的,是自己糊弄自己的!你要是真正‘净’,又何必去管拜的是什么?你只求己‘净’,又管面前的泥胎是佛是妖还是梁磨刀?”   鬼和尚算是真正懵了,不发抖了,开始打晃:“你是说,我拜什么都无所谓的,明知你是妖怪,还把你当成佛祖来拜?那、那不成傻子了?”   “本来你也不怎么聪明,”似乎是坐得太久了,小活佛身体前倾,握拳给自己锤锤腰:“别人拜佛,求财求子求长寿,求完了今生求来世,你觉得他们错了么?”   鬼和尚点点头:“他们错了。佛祖普度众生,是要大家放下……”   不等他说完,小活佛就不耐烦的摇摇头:“他们找佛要金子、要儿子,不对,那你呢?你拜佛求净,请佛赐你清净,便是对了么?你的清净,曲青石的金子、梁磨刀的儿子,你以为,这些在佛祖眼中,会有什么不同么?”   小活佛嘴角勾勾,语气里尽是嘲讽之意:“你造化好啊,没准佛还真听见了你的祷告,所以就赐了你个清净……宗莲寺被鬼占了,老和尚的骨灰被砸了,你的色身也毁了,这些都是你向佛祖求的清净,可最后呢,佛给了你清净,你自己又不清净了,变成了现在这副鬼不鬼,佛不佛的倒霉样子,连轮回都没了……”   鬼和尚紧皱着眉头,身体却晃得更厉害了,脸上时而痛苦,时而欢喜,还有些悔悟与不好意思,各种神情纠结在一起,再配上他那副丧鬼摸样,说不出的古怪与难看。   小活佛深吸了一口气,转眼之间要妖邪之气一扫而空,换而宝相庄严,又变作了佛祖模样,声音仍旧响亮,可语气间却满是慈悲:“庙里没有佛,只有佛像,你对着佛像磕头,佛看不见;你对着佛像说话,佛听不见;你对着佛像烧香,佛不是小鬼不吃香烛……那我问你,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在庙里摆上一尊佛像?”   涵禅满脸恍惚,分不清是在纳闷还是简单重复小活佛的话,呆呆的说了句:“是啊,为什么还要在庙里摆上一尊佛像?”   小活佛突然压低了声音,若不用心,几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庙里的佛像,不是象征,不是偶像,也不是包打天下的佛祖化身。这尊草包泥胎,其实和教书先生脸上的笑容,没有一点区别,它立于此,只不过是个……是个鼓励、是个提醒罢了。”   “鼓励什么?又提醒什么?”   发问的不是涵禅,涵禅现在满脸混沌一头雾水,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了,发问的是马三姑娘。   小活佛突然又丢了那份庄严相,握拳,举臂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同时笑呵呵的开口:“鼓励你‘学’,提醒你‘学’。因为天底下,根本就不应该有拜佛、求佛这码子事,只有……学!佛!”   打哈欠,伸懒腰,小活佛舒舒服服地把话说完,遽然腰身一挺,自佛龛中直愣愣地站了起来,随即身体前倾,看上去仿佛马上就要直接把自己拍在地上,但他的双足如生根,仍牢牢地踏住莲花座!   远远望去,一尊泥佛面目狰狞,斜倾而立,场面诡异却威风凛冽!小活佛伸手,狠狠一戳涵禅的额头,陡然开声大喝:“咄!”   断喝如雷,瓦楞惊颤,泥灰自屋顶间簌簌洒落,涵禅已经晃了半晌,此刻终于再也站不住脚,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鬼脸上尽是痛苦的神色,两只干瘦的拳头紧紧握住,身体也好像快死的泥鳅似的,吃力的蠕动、扭曲着。   小活佛背负双手,身体仍不可思议的前倾着,目光炯炯死死瞪住涵禅,开口,长吸,片刻后再度吐气开声:“咄!”   鬼和尚的脸色更加苦痛了,额头上青筋暴起,两只手颤抖着想要去捂住双耳,可又拼劲全身的力气,用力止住……   “咄!”小活佛第三次大喝,鬼和尚张开了嘴巴,似乎想和他一起来断喝,可是从小鬼的喉咙里,只发出了嘶嘶的吸气声。   咄……咄……咄!   小活佛已经连续六声大喝了,一声比着一声更响亮,琅琊和黑白无常三人被震得气血翻涌,曲青石扬手洒出一片青色神光,在护住他们的同时,也把他们送到了庙外。   第七次,小活佛张大嘴巴,长长的吸气,而鬼和尚的脸已经抽搐成一团,五官狰狞移位,哪还看得出一丝生前模样!可他也在拼命张嘴,奋力吸气,想要追随着小活佛一起发吼。   直到半晌之后……第七声当头喝棒,铿锵而起,咄!   不止是小活佛在吼,鬼和尚也终于随着他一起吼出了声……最后一喝,煌煌浩浩,小庙都咯吱咯吱发出一阵闷响,四下里尘土飞扬,晃了几晃好悬没塌了。   还好,大洪朝的工匠可能对其他的工程偷工减料,但因为前任国师的关系,在建筑庙宇的时候都尽心尽力,宗莲寺虽然年久失修,可根基稳健,总算撑了下来,没塌。   大吼声犹自回荡,小活佛不知何时已经坐回龛中。   涵禅站了起来,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可他的神采却变了,目光饱满且清澈,就连脸上的怯懦,也变成了谦和……变化的不是表情,而是气质。   小活佛还是满脸的不正经:“明白了?”   涵禅咧嘴,露出一派还算白净,但参差不齐的牙齿:“明白了!”   小活佛挑了挑眉毛:“明白啥了?”   梁辛赶忙附和:“是啊,明白啥了?”   “求佛清净,肯定清净不了;学佛清净,才有可能清净!”涵禅的回答,声音柔和,也不再结巴了。   梁辛一脑子糨糊,还想问,却又不知该问啥。曲青石则不同,他传承了槐楼法术的同时,也传承了诸多修天道理,虽然佛道有别,但修天之事一通百通,当下接口问了下去:“学佛清净,恐怕也不容易吧?哪能说学就学到了。”   涵禅笑着回答:“要学佛清净,当然不容易,要修持,要放下……不过,这个过程对别人或许很难,可对我却容易的很,因为……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了,连色身都已不存,我本就已经清净了,所差的只是一个‘悟’字!”   曲青石似懂非懂,也不敢说话了。   涵禅发出一阵咯咯的怪笑,虽然难听,却欢愉畅快。   小活佛容他笑了一阵,才继续问道:“那你现在,悟了么?”   涵禅伸手挠了挠腮帮子,琢磨了片刻“还差一些。”   小活佛哈哈一笑,突然莫名其妙的喝了句:“和尚,扬眉!”   涵禅依言,有些滑稽的挑了挑双眉。   小活佛却重重的呸了一声,又重复道:“和尚,扬眉!”   涵禅微愣,沉吟片刻后,又挑了下眉毛,不过这次挑起的不是双眉,而是一根眉毛,显得更可笑了。   小活佛根本不买账,第三次大吼:“和尚,扬眉!”   涵禅脸上,思索的神情更浓,双眉紧蹙低头不语,一直坐了有一盏茶的功夫,突然哈的笑了一声,再抬头时,神情里已经化作一片清明,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屁股,咔咔有声。   小活佛却高兴地跟什么似的,换了个口令再度大吼:“和尚,瞬目!”   涵禅双目圆整,伸手在自己的光头上一啪,发出一声脆响。   小活佛喜色更浓:“和尚,叉手!”   此刻涵禅的脸上挂满了开心,闻言后抬腿把脚旁的一块石头踢飞了。   “和尚,踏足!”   涵禅向地上吐了口唾沫。   “和尚,擎拳!”   涵禅竖起一根食指,美滋滋的去挖鼻孔……   一个小佛妖,一个鬼和尚,前者坐于佛龛,口中大呼小叫,不停发出指令;后者举手投足,不停变换着动作,可和尚做什么,和佛妖的口令全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   眼前这两个家伙干脆都变成了疯子,一个说一个做,全不搭调,却笑得一个比一个开心。   尤其诡异的是,随着小活佛的口令,涵禅全无章法的胡乱比划,可每比划一次,身上的煞气就会散掉一些,一次次的瞎比划不停,灰黑色的煞气消散得越来越快。   到了后来,煞气几乎散尽了,可涵禅的身形却为就此散碎,反而更加清晰、更加实在了,看上去和活人几乎都一点区别,只不过在仔细端详下,涵禅的眉心上,仍凝聚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阴丧煞气。   梁辛看得又好笑又惊讶,更憋了一肚子的纳闷。   小活佛发号了半晌指令,终于停歇了下来,笑骂:“呆头和尚,为何不听号令胡乱比划,你是聋子么?不知道自己比划的难看么?”   涵禅笑得比小活佛更开心:“你怎么知道我挠屁股,不是我在扬眉?你的‘扬眉’,就是我的挠屁股,我喜欢把挠屁股当做‘扬眉’,我的世界,干你屁事。”   梁辛都快被他们两个给逼疯了,求助似的望向曲青石。   曲青石的语气含含糊糊,显然自己也没把握,一半是悟,一半是猜,给梁辛解释道:“佛家讲究佛由心生,相由心生……总之什么都由心生,自己才是世界,他们追求的是主观世界……”他把声音压得极低,生怕被两个学佛的怪物听到,回头来耻笑自己。   好在小活佛的心思,全都放在了涵禅身上,没理会曲青石,而是望着涵禅旧话重提:“那你现在,悟了么?”   涵禅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笑着回答:“只差一点点了。”   小活佛挺了挺胸膛,把身体坐直,也不分清他是第几次,又从佛妖变回了庄严佛像,淡淡说道:“和尚,伸手,打佛!”   涵禅也分不清是第几次,闻言后又愣住了,发呆半晌之后,笨拙地爬上佛龛,有些犹豫地抬起手,对住了佛像的脸,可扬起的手最终还是僵在了半空。   佛像不语,眼帘微垂,大慈悲,大智慧,只是一副微笑表情。   涵禅的额头,沁出了汗水……歪歪斜斜的小庙里,尘土随风迷茫,可时间却仿佛凝聚了……   过了不知多久,涵禅突然挥手,继而啪的一声脆响!   鬼和尚这一巴掌,竟抽在了自己的脸上,而且用力颇重,一掌过后,消瘦的脸颊上赫然显出五道红指印!   佛像神情一喜,却仍追问:“我让你打佛,你为什么打自己?”   涵禅瞪着眼睛,一副穷横的模样:“我的世界里有佛,是因为我要学佛;我的世界里没有佛,是因为我不学佛。所以,我的世界有没有佛,我说了算,所以……”涵禅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我是我的佛的佛!我打的,才是真佛!”   小妖僧也摆出了一副凶狠的样子,弯过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你的意思,我不是佛?这么多人拜我,我当然是佛!”   “一人一世界,我管你是不是佛?你爱是不是!我只知道,你不是我世界中的那尊佛,便足够了!”   小活佛皱眉:“好个主观世界!你自己一尊佛,度得了自己度不了旁人。可佛要普度众生,你又怎么说?”   “我的佛度我,你的佛度你,普度众生,是帮众生去认识自己的世界,去认识自己的佛!而不是一座大佛搭救万千生灵。佛救不了众生,只有众生自己救众生!佛度不了天下人,只能天下人自己度自己!”涵禅的声音越来越大,说的话更是拗口难懂,到最后却又笑了起来:“不过,又有谁知道,我的佛和你的佛,是不是同一个佛呢?算了,算了,不理他,也不理你!”   说完,涵禅挺胸叠肚,站在佛龛上,与小活佛大眼瞪小眼,毫不退让的对视。   小活佛的又把话题兜了回来:“和尚,让你打佛,你却打自己;那我让你打自己,你又去打谁?”   这一次,涵禅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起手,又给了自己一嘴巴:“我在,佛在;佛不在,我仍在,所以,我才是真正在!打自己,比打佛还简单得多!”   正反两记耳光,涵禅眉宇间那仅剩的一点阴丧气也被打了个烟消云散!   小活佛发出一串惊天动地的大笑声,跳起来拍了拍屁股,随即竟然双手合十,对着涵禅躬身施礼:“恭喜和尚修成正果。”   几乎与此同时,天空中突然明亮了起来,道道霞光氤氲流转,五彩祥云无风而舞,还有一串串轻灵的钟鼓鸣唱,混合着金龙长啸,自天角尽头隐隐传来……   祥云、仙乐……还有漫天轻柔梵唱! 第二五一章 重塑真身   天空,仿佛变得透明了!   仙乐飘扬,灵瑞欢鸣,还有漫天梵音轻唱。   朵朵五彩云霞,自天角尽头御风而至,不断汇合、凝聚,最终结成一道灿灿长虹,仿佛煌煌神龙,自小庙之上十余丈处不停盘旋……   梁辛从头到脚三万六千只毛孔都快疯狂开阖,一阵阵无法言语的畅快,自体肤毛发之间透出身体,打从心底泛起的愉悦,让人飘飘欲仙,如坠梦中。   片刻之后,天上的梵音遽然高涨,随着禅唱声响,那道五彩长虹也陡然一转,一头扎进小小的宗莲寺。   小庙之内,转眼神光辗转、灵气弥漫……来自天地、有如实质的灵元,将涵禅和尚层层包裹起来,凭着梁辛的目力也无法看清其中的情形。   梁辛早就看花了眼,不过眼前的异景不像有凶险的样子,他倒也不太担心,转过头笑问曲青石:“这是怎么回事?”   曲青石还没来得及说话,小活佛就来到他们身边。   因为肚子里还装着憨子,小活佛现在还保持着佛像的‘身材’,喜滋滋的回答梁辛:“鬼和尚印证大道,这便立地成佛了……”说着,他弯过一根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尖,一副神气模样:“是我点化的!”   梁辛笑呵呵的点头:“能被小活佛点化,那是涵禅的造化,现在他立地成佛……”说到这里,梁辛突然闭上了嘴巴!   眼睛越瞪越大,脸色也越来越激动,半晌之后才梁辛试探着问了句:“老实和尚,他、他……立地成佛?!”   小活佛笑嘻嘻的点头,还不忘再次强调:“我点化的!”   梁辛却犹自不敢相信,换个了说法继续确认着:“涵禅,一朝得道,这就要白日飞仙了?”   小活佛不光不嫌梁辛烦,更不嫌自己烦:“恩,呆头和尚得道,是我点化的来着……”   梁辛觉得自己都有些站不稳了,自从十二岁徭役苦乃山后,他经历了数不清的怪事,但若论匪夷所思,绝对以此事为最!   佛法不精的胆小和尚……而且他还是个鬼,竟然要成佛了?   多少和尚辛苦修持,成佛却不过万万一,多少佛法精湛,同样满心慈悲的高僧还没轮到,这个鬼和尚竟然要飞升?   曲青石比着梁辛要镇静的多,虽然也是满目惊讶,不过神情基本还算正常,长长吸了口气,稳定了心神后,给梁辛解释道:“老实和尚这样子,虽然少见,可也不是没有先例……白日飞仙,本来就有两种情况。”   曲青石把语速放慢,声音清晰:“一是资质不凡,或被师长发现或机缘巧合,得以踏入仙途,从此刻苦修炼,随着力量的增长和心境的提高,不断感受天地,一层层突破下来,最终得以领悟天道。咱们认识的、知道的修士,基本都是这第一种情形。”   见梁辛点头表示明白后,曲青石继续道:“另外一种情形,是个别人,生来就有慧根,也就是所谓的先天大智慧,只不过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罢了,平时过得浑浑噩噩,根本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可一旦他们有了造化,得到一个契机,便会一朝悟道,顿悟天地!”   说着,曲青石指了指被五彩长虹重重包裹的涵禅和尚,笑道:“和尚就是这第二种情形了。”跟着曲青石又见小活佛满脸不甘,赶忙又补充了句:“涵禅得以悟道的契机就是小活佛了,能遇到小活佛,是涵禅的造化!”   小活佛心怀大畅,笑得挺客气:“倒也不全是我的功劳……他一朝悟道,看着简单,实际却也有几分复杂的。据我所知,身具慧根之人,都会有两重劫数,一是智慧劫,二是生死劫,这都是天道注定的劫数,避不开。”   智慧劫,不可见。生为凡人,便坠入这场劫数了。   慧根被名利所困,日久天长里明珠蒙垢,天生慧根会渐渐被凡间诱惑腐&#x

 
  • 凌康小说网(www.shlingkang.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