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狗万赢钱提款简单 目录共6323章

首页

狗万赢钱提款简单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2 8:39

即将更新:第8455章 醒来后

狗万赢钱提款简单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shlingkang.com

。x8272;不变,仰头道:“陛下,太子的权是您许的,杜相他有什么办法,再说这禁军一动,杜相就来了这甘露殿里,足见忠心!”   承玄陛下脸上肌肉颤抖,站起来怒吼道:“放屁!他这是马后放一炮,给自己一条后路,这点权谋之道,朕还未成年之时就会玩了!”   跪在地上的杜玄风两泪横流,开口大叫道:“求陛下赐臣死,赐臣死啊!”   承玄陛下咽了一口唾沫,摇头道:“你不能死,朕还没死呢,你就想死,嗯?”   他说完,点着杜玄风的鼻子说道:“你现在就发旨意,北司十六卫还是交给内侍省吧,暂由秦国公打理起来,至于南衙,就,就由……”   他说着望了一眼秦国公,秦国公咳嗽一声,低声道:“还是杜相管着吧,南衙还是靠得住的。”   承玄皇帝点点头,忽然伸手按在了杜玄风的肩膀上,感慨道:“玄风啊,刚才朕是骂了你几句,你也不要有了畏惧之心。朕还是放心你的,听说你责斥了宗正寺,给患热病的晋王送去了冰泉,这件事做的好,太子还是太子,但他还不是皇帝,魏王,吴王,晋王都是朕的爱子,不能分彼此的。”   他说到这里已是情难自已,不停拍着杜玄风的肩膀。   杜玄风跪在地上就势狠狠磕了几个头,抬着红肿的额头沉声道:“老臣无地自容。”说着也是一行儿热泪滚了下来。   承玄皇帝点点头,转身走到龙案之后,再说道:“长安禁制云珠已破,太子处置的还是不错的,就依此办理,玄风你这就调‘破灭除尽’四卫围住通天浮屠,那些修士们要抢云珠碎片,就让他们去抢吧!”   他说完一挥手,杜玄风心中百般滋味,轻轻退了出去。   他出了甘露殿,却没有马上就走,站在殿口等着,不多时看到了那秦国公缓缓的走了出来。   杜玄风急忙迎上去,俯身道:“玄风多谢国公今日救助之恩。”   秦国公却扶了他起来,摇头道:“杜相多心了,我不过是顺着陛下的意思而为,若是陛下有杀你之心,老秦第一个抽刀出来。”   杜玄风也不怪他,望着甘露殿感叹道:“长安惊变,陛下顺势而为,原来是坐定了中堂,暗中观察太子的动作。”   秦国公执着他的手走到一旁,低声道:“杜相说的不错,陛下隐居甘露殿中,正是隐身观龙斗之意,我看啊,太子的位子是保不住了。陛下心中所属,恐怕就在魏王和吴王之间。”   杜玄风起了警觉之心,忽然笑了:“国公似乎忘了一位皇子,那李道玄……”   秦国公摇头一笑,不再多说,放手就要走。   杜玄风一把拉住他,也是低声说道:“国公慢走,玄风不日便有份大礼送到府上,提前告知您一声。”   秦国公诧异望着他,摇头道:“杜相客气了,什么大礼某也不要的。”   杜玄风露出古怪笑意:“近闻夫人茶饭不思,杜某的大礼是为国公夫人解忧而送的。”   秦国公眼皮一跳,下意识抓住了杜玄风的袖子,颤声道:“烨儿,烨儿他……”   杜玄风抽出袖子,俯身一礼道:“国公回去等杜某的好消息吧,秦烨公子如今啊,正在太子府中养伤呢。” 第一百八十二章 浮屠塔下争   长安政局的暗流涌动背后,却是修士们的癫狂。   等李道玄御风赶到通天浮屠附近的时候,整个浮屠塔下已聚集了数百修士。   泥娃娃已被他垂在了腰上,此刻伸着脑袋望着那一堆堆的修士,口中不住说道:“儒宗六艺门,浮游长生殿,哟,还有杂门修士。还好,还好,这些都是杂鱼,有老夫在此,公子断不会吃亏的。”   李道玄望着那塔下分作三堆的修士,果然塔北站定了长袍带冠的一群书生。而塔之东西却被九流杂门修士占住了。   杂门修士衣衫混杂,这些九流修士大多都是优伶,小贩,走狗屠夫之辈,那领头的赫然竟是一身红袍的常随。   李道玄只一想之下就明白了,这些九流修士看来都是长安游侠儿一派,自是那常随的金风细雨楼中人了。他有些感慨,不过几日之间,这常随就聚集了如此的力量。   他正感慨间,那腰上的泥娃娃小鱼儿忽然低声笑道:“长生殿的女道士们也来凑这个热闹,果然李淳风被天劫所化,这浮游观都没了规矩。”   李道玄也看到了那塔南聚集的一群着杏色道袍的妙龄道姑。   诸多修士目光灼灼,却都盯着那通天塔下五块晶莹的玉石。那五块菱形玉石看起来都有手掌大小,分别发着青蓝红黄白五色荧光,静静的躺在地上。   那便是五大国师炼制的禁制云珠之碎片了,尽管隔着很远,李道玄还是感受到了五色玉石分别带着五种不同的灵力滚涌而来。   他心中一动,驱动刚刚修补好的经脉,找到了李淳风魂魄所化的拿到云雨脉,以丹海灵力驱动之下,借着云雨变,果然感受到了远处五块灵石碎片的反应。   云雨变借助的是体内多出的一条神奇经脉运转,变化出不同的灵力运转的法子。   此时云珠已碎成五块,但还是含着五大国师的禁制之力,这也是诸多修士怒目互视却没人动手的原因。   李道玄默默落到地上,混入了东部的杂门修士群中,悄悄站在了修士之后。   如果泥娃娃说的没错,那么自己那孩儿所化的黑暗如来击碎了这禁制云珠。自己最少要拿到一块才可以查探那孩子魂魄的去处。   他想到此处便挤向了前面,来到了那站在前边的常随身后。   腰上的泥娃娃已悄悄爬到了他的肩上,低声说道:“取这碎片确可以增加公子的灵力修为,但先不要出手,等这些杂鱼打得差不多了咱们再出手。”   李道玄不置可否,静静观察着场中变化。   此时三方对峙已久,北部的儒宗六艺门中走出了一个戴着乌纱冕的书生走了出来,望着两方的杂门修士,扬眉高声叫道:“云珠神器本是吾等宗室炼制而成,六艺门此来只为取回宗师的儒门云珠。”   这个书生说着,手指一点那地上土黄色的碎片玉石,继续说道:“长生殿的诸位师父们,可是要取回浮云观李国师的道门云珠?”   南边的长生殿女道士们却是还带着几分羞涩之意,似乎并无代表人物出来,等了许久才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自道姑群中走了出来,清声道:“不错,咱们也是只取浮游观的那片云珠。”   这少女风目细眉,却穿着一身修身的男装,虽然年纪还稚,这一站出来却毫不怯场,因腰上配着一柄红缨长剑,反而显出三分英气。   六艺门和长生殿都画下了规矩,便想视线转向了常随这边。   五块云珠碎片,其实说起来分别代表五大国师的门下势力,却并无这些杂门修士的事儿。常随抖动身上红衫,走上一步呵呵一笑:“咱们金风细雨楼只捡剩下的就好了。”   李道玄微微皱眉,常随这样一说,可是先泄了一口气,恐怕要生出变化。   果然那六艺门的书生不屑的望了常随一眼,沉声道:“咱们虽然只拿一块,但那剩下的还有昆仑,天寺,地庙的师兄们没有过来,轮得到你们这帮下九流的杂门么?”   这句话可把周边的杂门修士俱都得罪了,这些下九流的修士们可都不是省油的灯,便有那浪荡的杂门修士张口大骂起来。   场中形势突生出这变化,一时混杂不清。   李道玄见常随露出一丝踌躇之意,知道他有些慌张,便再走了一步,在常随身后低声道:“问他们想如何,让他们划下个道来,咱们随机应变即可。”   常随听到是李道玄的声音,惊喜的回头望了一眼,这才有了底气,高声笑道:“卓兄想如何,便划下个道儿,吾等金凤细雨楼接下便是了。”   那卓书生见这杂门修士竟然大言不惭,还要画什么道儿,登时觉得有些失了身份,但他修习的是六艺门里的“礼”门儒艺,最讲究德育之礼,当下便忍了下来,冷笑道:“除了咱们儒道两家的碎片,那剩下的碎片自然要看各自的本事了,大道载德,这君子之争怕你也是不懂的。”   那长生殿前站着的少女却摆手一笑:“咱们只取浮游观那一块,你们两家商量一下吧。”她说着转身对身边两个道姑说了几句话,再转身笑道:“咱们女孩儿家等的心急,就先取回一块啦。”   这少女言笑妩媚,但顷刻间就占住了形势,六艺门和常随都是无话可说。那长生殿里便走出两个道姑,走到五块碎片之旁,小心的运转浮游心法,手中各亮出一柄长剑,将代表浮游观的一块蓝色玉石夹了起来,一道灵光闪过,那玉石在剑上滴溜溜转个不停,却是被两个道姑取了回去。   长生殿取回了碎片,却依旧站在原地不动。   常随动动嘴唇终是没有说话,那卓书生有些郁闷的问道:“诸位道师,既取了碎片,为何还不走?”   代表长生殿的少女低眸一笑:“不忙的,咱们闲来无事,想在这就近看个热闹。”   李道玄默默看着,心中一动,这少女难道也想来个坐山观虎斗?肩上的泥娃娃在他耳边笑了:“公子啊,这女子可不得了,两句话就大大方方得了一块碎片,如今是要看两方争斗,等着占点便宜了。”   果然那六艺门的卓书生不满的问道:“你这女孩儿从哪里来的,看你的模样也不是长生殿的修士吧。”   那少女退后一步,银铃般的笑着:“不错哟,吾确不是长生殿的,今个儿只是来帮帮忙,小女子嘛,日月殿的武媚娘是也。”   那卓书生念了好几遍日月殿,却从未听说过这什么日月殿。   但他也不愿示弱,只冷笑一声:“坐山观虎,小人行径,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这句话说得声音响亮,场中诸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那武媚娘振眉大怒,手中长剑出鞘,斜指着长空,朗声道:“那书呆子听着了,媚娘并无修行功法,咱们便来个君子比试,你也不要用什么功法了,咱们比划几下,看是你这酸儒厉害,还是媚娘手中的长剑厉害。”   那卓书生冷哼一声,干脆不再理她,只回头吩咐师弟将那土黄色的碎玉取了回来。   于是那地上只剩下了三块玉石。武媚娘眨眨眼,忽然收剑对着常随喊道:“喂,你这傻子,我看这帮酸儒可是什么都不想给你们留下了。”   六艺门的卓书生晃着脑袋大笑道:“不错,这剩下的三块碎玉我们要带回去脱位保管,最后当然是物归原主了。”   李道玄眼见事情发展到这等地步,轻轻一推常随,低声道:“胡搅蛮缠,找个借口!”   胡搅蛮缠那可是常随的本行,他听到李道玄的吩咐便长笑一声,做了个鬼脸儿,摇头道:“这位先生说的对极了,物归原主嘛,那和尚尼姑的两块玉石便归还了咱们吧。”   卓书生大怒道:“缪言!天荒寺和地老庙的大师们都是得道高人,什么时候沦为了这下九流之道了。”   常随面目一肃:“先生岂不闻和尚卖肉,尼姑唱曲儿么。”   卓书生见他胡搅蛮缠,都说出这疯话来了,气得扭头对这六艺门师兄弟们说道:“诸位且看,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常随却回头招手道:“那肉和尚今个儿可来了么?”   他话音刚落,一个光头大汉应声而出,脸上横肉纠缠,手中还提着一把油光闪闪的切肉屠刀。   这光头大汉提着屠刀走到场中,单手举起,做了个佛诺,在那蛮横的脸上做出了虔诚的古怪表情:“这位施主,俗话说佛在心中坐,酒肉穿肠过,小僧作为一名出家人,自然要取回那和尚的玉石啦。”   卓书生听这屠夫竟然口称和尚,气极反笑:“出家人走路带铃怕踏死了鸣虫,点烛带纱不愿蚊虫扑火,你这屠夫日日宰羊杀牛,某倒要问问你这出家人是怎么做的。”   屠夫肥大的油手摸着手中的屠刀,眼含慈悲之色,口吐绝妙之言:“施主说的都是些凡俗的和尚,只以为不杀生就能攒出那功德,却不知佛门功德轮回的意义,小僧每日宰羊屠牛,却是送这些畜生早点进入六道轮回,那些刀下畜生轮回成人,这才是真功德。”   屠夫说着,眼中慈悲之色转向了那卓书生:“施主啊,小僧二十年间超脱这些牛羊畜生,已有不少转世成了人道,说不定还读些酸书,写些迂文,做了儒门中人呢。”   那卓书生脸上红一道青一道,口中大喝道:“竖子敢尔!”   他说着踏前一步,双手高举,一团儒家真灵运转全身,压下了怒火,口吐《礼经》曰:“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随着这句礼记经典出口,但见一道威严浩气直击向那慈悲而立的提刀屠夫! 第一百八十三章 箫韶畏艳曲   “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这三句出自《礼记·曲礼》首篇首句,大意乃是“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有对他人不敬的行为;容貌要端庄,好像总是在思考问题;言谈时语调要平缓、稳重。”   作为儒宗六艺礼门的修士,卓书生一句经典出口,那浩然正气便压住了场中的屠夫。   李道玄看得有趣,忍不住问肩上的泥娃娃:“这六艺门可真有意思,竟然拿书经来打架!”   泥娃娃望着场中那屠夫油刀晃动,在威压之下晃出了一地刀影,却怎么也摆脱不了,便笑道:“公子啊,这六艺门学的乃是儒家六艺,那礼、乐、射、御、书、数六艺若说功法,其实都是些酸儒的所为正气,除了书门以字做法,有些功力外,其他五门打起架来都是不值一谈。”   李道玄再望那场中,果然卓书生虽然威严笼罩那屠夫,但也只是笼罩住屠夫的身子,却并无攻击的能力。   那屠夫手中油刀砍出了几百刀后,地上已现出了无数刀痕,口中忽然大声道:“喂,书呆子,老子不跟你打了,这等打法实在没意思。”   那卓书生便得意洋洋收了礼门威严,口中大笑道:“你这假和尚可服了。”   提刀屠夫慢慢走了回去,口中却嘿然道:“服了,服了!”   他说着服了,却回头做了个鬼脸,满脸横肉的鬼脸,着实有些吓人。但那围观的长生殿的女道士们都看着地面咯咯笑了起来。   卓书生正在得意的时候,闻听笑语有些不解,背后便有个师弟低声道:“师兄,那屠夫在地上写字骂你呢。”   卓书生低头一看,果然刚才屠夫刀子挥舞的地上,那刀痕处处却是几排大字:“酸儒,酸儒,不识豆腐!书生,书生,不会点灯!六艺,六艺,洞房不易……”却是一首朗朗上口的小儿歌谣。   卓书生脑袋嗡的一声,浩然正气发自全身,那头顶的乌纱冠直直的竖了起来。   武媚娘刚才被他侮辱,此刻便拍手大笑起来:“好一个怒发冲冠,可惜没个红颜为君解忧啊。”   卓书生是真怒了,但他却没好意思继续再叫骂出来,只是连声叹气,他背后便走出一个白净面皮的中年书生,摇头晃脑的说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尔等可敢与吾比试一番曲乐之道啊!”   李道玄在常随背后轻轻扯了他一下,常随会意,便高声说道:“比就比,但哪方输了,可要乖乖的退走,莫要再纠缠不清。”   那中年书生清了清嗓子,转身问自己的同门:“诸位师兄觉得如何?”   卓书生低头想了一下,便和六艺门的书生们商量了一番,不多时又走出两个年轻的书生。   卓书生恢复了书生本色,摸着下颌胡须朗声道:“咱们就比试三场,就依你的说法,谁输了谁便乖乖退走。”   常随回头望了李道玄一眼,见他微微点头,便高声道:“便是如此了。你们要比试什么?”   卓书生点着场中走出的三个书生,笑道:“便比一下曲乐,御马与书法如何?”他口中说着却露出了鄙视的神色,自是认为这群下九流的杂门人根本就不敢接受这个挑战。   但常随却嘿然一笑,走到场中伸出手掌道:“如此甚好,待会儿让你们见识一下金风细雨楼的本事!”   卓书生也是走上来,与他击了三掌,口中道:“一言为定!”   双方顶下了规矩,那卓书生便望向长生殿的武媚娘:“这位媚娘姑娘,你可愿做这裁判啊!”   武媚娘撇了撇嘴:“不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公子还是找别人吧。”   卓书生面露难色,一时踌躇起来,毕竟他面对的是一群不讲道理的九流杂门,若是对方输了不认账,这可难办了。   在人群中的李道玄见此人如此磨蹭,隐约猜到了他的想法,便缓缓走了出来,朗声一笑:“这位老兄,吾等金风细雨楼说话算话,绝不含糊的。”   常随见到他出来了,便小心的退到了李道玄身后,点头道:“我家公子一言九鼎,你这酸儒就放心吧。”   卓书生见李道玄气质不凡,神采飘逸,便收了轻视之心,行礼问道:“不知这位仁兄是?”   李道玄正想趁着这个机会和金风细雨楼的人见见面,便拱手道:“在下云州李道玄,正是金风细雨楼主!”   他这样一说,那金风细雨楼的人众齐齐高呼起来:“吾等见过楼主!”   虽然声音参差不齐,但仗着人多,别有一番气势。   卓书生却露出了惊诧的眼神,云州李道玄如今在长安可算是个风云人物,此人背后势力牵扯复杂,万没想到竟然是这什么金风细雨楼的楼主!   但他此刻也无心细想这个,便恭敬的再行一礼:“既然是李公子,那六艺门就放肆了!”   李道玄微微点头,拍了拍常随的肩膀,笑道:“让他们拿出点本事来,今日可不能输了,这云珠碎片公子可是势在必得!”   ^《魔尊归来之师尊久等了》《从一颗蛋开始无敌》《快穿男配的上位之路》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狗万赢钱提款简单》。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shlingkang.com/wapbook/15138_919781.html
狗万赢钱提款简单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