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伟德国际网址手机 目录共6193章

首页

伟德国际网址手机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2 8:39

即将更新:第7773章 醒来后

伟德国际网址手机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shlingkang.com

;,在今日终于被人找上门来。   轰轰轰!   天空之上,那些黑衣仙人不断的释放出飞剑法宝,猛烈的攻击着待月城的禁制。   而且,在他们当中,还有果位仙人暗中出手,雪千尘此时已经面如金纸,嘴角之上都挂着一丝血液。   “没想到琅邪天宫竟然还能够找到三生仙王的传人在这里守护,嘿嘿嘿嘿嘿,好,十分的好。”   那黑发男子缓缓的将手举到头顶,周围的天地元气疯狂的聚集,在他的手上直接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雷霆,不断的盘旋着。   “就算是将这座城毁了,那件东西也不会损坏,毁了便毁了吧,一群蝼蚁罢了。”   轰!   一声巨大的响动之后,那到巨大的雷霆轰然间落下,竟然直接将这座占地方圆近千里的大城全部的笼罩。   噗!   正在这个时候,待月城中,陡然间出现一只黑色的手掌,狠狠的朝着天空之上的雷霆拍去。   轰!   又是一声震天的巨响,雪千尘的口中猛然间喷出一口血液,身体表面的皮肤都发出一道道刺目的裂缝。   “苍魔之手,哈哈哈,终于出现了。”   见到这只巨大的黑色手掌出现,黑发男子不惊反喜,这件东西,才是他此番起来的主要目的。   “大人,这苍魔之手送与你们,还请你们退去。”   北羽雄的身体之上,银白色的镜光一闪,便在虚空当中投下一个虚影。   这是当初陈逍送给北羽家族的一件七品仙器苍天镜所发出的功效。   噗!   这黑袍男子将苍魔之手抓在手中之后,随手一捏,便将那北羽雄的投影捏碎。   “阻挡了本座小半个时辰,这便是死罪。苍魔之手重归魔道,也需要血来献祭……这望月城的满城生灵,正好可以发动那生灵血祭。”   那黑袍男子哈哈大笑着,天空之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袍仙人攻势愈发猛烈,待月城的护城大阵之上,都出现一道一道恐怖狰狞的裂缝。   主持阵法的雪千尘身上,已经是鲜血淋漓。   “苍魔之手?竟然是这件东西!”   突然间,在这虚空周边,陡然间响起一个惊讶的声音。   “谁?”   黑衣男子听到这个声音,陡然一惊。   这个时候,正是仙界五百年一度的玄黄道会开始的时候,在这个时候,仙界中几乎所有的果位仙人,都将目光视线,集中到化湿天的玄黄山去。   所以这黑衣男子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   当时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悄无声息的靠近这里。   “看来是我想错了,南宫世家,仙武门损失巨大,而且玄黄道会也要开始,他们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陈家动手的。而且一个陈家,也不至于他们这样对待。”   陈逍见到这些人,是为了北羽家族掌控的那件苍魔之手而来,也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次陈家恐怕是遭受了一次无妄之灾。   陈逍悄悄的睁开天罚之眼,看向待月城,此时这待月城当中,可以说是死伤惨重。   巨大多数的普通修仙者,都被震碎了金丹元婴,眼看着便活不成了。   而陈家,蓝家,沧海家族,北羽家族四大家族,也是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   虽然在待月城中雪千尘撑起护城大阵,但是那一群仙人猛攻时造成的元气震荡,也足以杀死一些弱小的修仙者。   至于刚刚重建起来的那待月城周围的集市,早已经是血流成河,无一人生还。   “这句话,应该是我们问你的才对,你是何人?”   琉璃院主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些道院的院主,平日当中远离争端,几乎都是一些闲云野鹤的世外高人,自然都有着一些悲天悯人的心态。   现如今见到这待月城中一下子便有数十万修仙者遭难,这些院主便有些受不了了。   仙界的各大道院可不是那些天宫,平日当中争权夺势勾心斗角,不将人命放在眼中。若是给这些道院的院主下一个定义,那么便是一群老好人。   当然,那所谓的老好人,也是对自己人心软,若是面对敌人,这些院主巨头,恐怕立刻便会化身恐怖的屠夫。   哗啦啦!   琉璃院主的话音一落,其他十几位院主,三大天尊,连同陈逍和丹道之主,也纷纷的显现出来。   一瞬间,二十余位太乙果位的威压瞬间铺散开来,那些刚刚还有些迟疑的黑衣仙人,在这一刻好似下饺子一般的从天空之上掉下。   天空之上,那黑色的云层全部被驱散开来,云层中隐藏着的其他三个罗天果位的仙人,也现出身来。   这三个罗天果位的仙人,刚刚一直在主持周围的一座庞大的禁制,隔绝这里的灵力波动。   而那修为已经臻至太乙果位的黑衣男子,见到如此众多的太乙金仙降临,脸色瞬间便是一阵苍白。 第387章 陈逍的承诺   此时,待月城当中,幸存下来的居民都惊愕的看着天空之上,那些本应该高高在上俯视苍生的仙界巨头们。   “逍儿,那是逍儿!”   陈风华一眼便看到同那些身上散发出强大气息的仙人并立的陈逍。而此时,陈逍因为使用了罗天果位符傀,他身上的灵力波动也是相当于一尊罗天果位的仙人。   不过现在陈逍身上的气息,也是比之他周围的那些院主们要弱上不止一筹。但是看在陈风华的眼中,却是无比的震撼。   他早已经料到自己这个侄孙极为不简单,但是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同果位仙人分庭抗礼的程度。   北羽苍翼,北羽雄二人,也是面面相觑。这场灾劫,本是北羽家族引起的,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由陈逍出面,带人前来化解了。   不仅仅如此,在这待月城内,还有许多仙界其他同陈家结盟的势力之人存在,他们也都清清楚楚的看到天空之上,与一杆强大仙人并立的陈逍。   这次因为陈逍心系家族,来的太过匆忙,甚至忘记了隐藏自己的本来面目,所以在这一刻,陈逍便彻底的暴露在所有人的眼中。   “难怪,难怪莫家肯平等的与陈家结盟,并不分上下……这陈逍究竟是什么身份?若是我没有看错,那人应该是传说中的琉璃院主,陈逍竟然能够同琉璃院主并立。”   待月城当中,王家的王洛尘吞了一口口水,有些惊疑不定的自语着。   “王兄,这次恐怕我们赚到了。”   大龙天门的那个黑脸金仙拍着王洛尘的肩膀,嘿嘿的笑道:“这个时候,玄黄道会可是就要开始了,琉璃院主应该在玄黄山才对,但是现在琉璃院主却跑到这里来了……而且,你有没有看到,琉璃院主身边的那些强大仙人,我估计着,应该仙界其他几大道院的院主了。”   黑脸金仙龙天啸说完这番话,自己都有些呆愣了。   “既然是仙界各大道院的院主,那他们为什么看向陈逍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丝……讨好?”   王洛尘下意识的接口道。   两人没头没脑的说完之后,同时眨巴了一下眼睛。一个极为荒谬的想法,在这一刻从他们的脑海中升腾起来。   “还记得半年之前,在琉璃天都发生的事情吗?”   这个时候,琉璃天都中另一个世家东方世家的一位金仙东方幕走了过来,开口说道。   “半年之前,琉璃天都……你是说关于域外战场的事情?”   王洛尘和龙天啸的眉头一挑。   “琉璃道院的那位新任的符道之主,惊采绝艳,竟然以业火绘制符箓,能够克制域外魔头。”   东方幕曾经也是琉璃道院的弟子,只是学成之后,选择回到家族当中,为家族效力,所以对于琉璃道院发生的一些事情,他还是极为清楚的。   “仙界中的各大道院,本就是为了抵御域外魔头而存在的,现在那些院主对陈逍神色暧昧,你们难道还看不出什么吗?”   东方幕笑了笑。   “符道……尊主?”   王洛尘的神色一震,下意识的开口说道。   “算了,你知我知便可,不能够让陈家之人知道了,我们可以通过一些信息分析出陈三少的身份,但是陈家……还没有那么高的见识。”   龙天啸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而且此时,不仅仅是这些人,其他一些深处仙界高位,与陈家交好的世家,宗门,也在这一刻猜测出了陈逍的真实身份。一时间,这些人看向陈家之人的表情,全部都变了。   “这便是未来的符尊世家……现在在他们弱小时,尚不自知时与他们结交,以后的好处定然无穷广大。”   这是在这一刻,所有与陈家结盟的高层势力之人心中的想法。   ……   “这待月城究竟是什么地方,不过围了半个时辰不到,便来了二十余位太乙果位的仙人。”   此时此刻,那黑衣男子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不过是一个初入太乙果位的太乙金仙而已,面对二十余位实力远超于他的太乙金仙,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的。   这一刻,黑衣男子心中不禁极为后悔,拿到苍魔之手后赶紧走人便是,还在这里要耍什么威风,搞那屠城之事作甚。   “魔道修行者?”   见到这黑衣男子不说话,琅邪院主不禁开口问道。   “哼!”   那黑衣男子冷哼一声,周围的元气,虚空已经全部都被封锁,此时他早已经无路可逃了。   仙界九天十地的道主全部到了这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最好把路让开,让本座离开,否则你们一个个都要死。”   沉吟了片刻,这黑衣男子终于开口,不过他竟然说出一些威胁的话来。   “这家伙,并不是仙界中人。”   陈逍一听他的说话声,便立刻觉察出来,他的口气生硬,明显是后来才学习的仙界语言,说话并不流畅。   “得罪不起你?”   琅邪院主眨巴了一下眼睛,与他身边的自在院主对视一眼,然后笑呵呵的问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看你们身上的灵力波动,南辕北辙,并没有任何同门的征兆,显然并非出自同一个势力,应该是被那个小家伙拉过来的吧?”   黑衣男子一指陈逍,口中冷笑着道:“我是谁?能够走出一位太乙果位的仙人,在仙界已经是绝顶势力了吧?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插手这里,否则灭门之祸不远。”   陈逍身上的力量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借助符箓之威引发的,在一些弱小仙人看来,此时的陈逍威势十足,但是在这黑衣男子这样的强者看来,却不过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小家伙而已。   “果然是化外之人,并不知道仙界的事情。”   清净院主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周天世界,诸天万界,除了仙界九天十地,凡界八荒六合之外,还有许许多多未知的世界。   不过这些世界在仙界之人眼中,都是化为之民,不受教化,那是野蛮与落后的代表。   而这个黑衣男子,在这一刻说出这样一番可笑的话来,已经被这些仙界中至高的巨头打上了化外愚民的标签。   “化外愚民?”   陈逍的眉头微微的皱起,“能够通过雪千尘身上的元力波动,认出三生仙王的道统来,会是化外愚民?”   不过陈逍的心中虽然怀疑,却并没有说出口来。   陈逍已经通过雪千尘的心神,得知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但是这些院主们却是刚刚赶到,并不知道之前的事情。   “去!”   琉璃院主不再同这家伙废话,单手一招。   轰!   琉璃塔脱手飞出,直接将这黑衣男子连同他麾下的人马全部都收入琉璃塔之中。   “苍魔之手!”   琉璃院主的身体一动,他的手中骤然间多出了一只黑色的手掌。   “苍魔之手,这便是当初北羽家族保管的东西吗?”   陈逍看着这只散发着魔气的手掌,忍不住开口问道。   “北羽家族?”琅邪院主摇了摇头,“苦了那孩子了,为了这东西,身败名裂,最终含冤而死。”   “毁掉吧。”   琉璃院主看着这只手掌,叹了一口气。   “当年没有将这东西毁掉,现在我就不信,集合我们二十一人之力,还无法将这魔手毁掉。”   琅邪天主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是什么东西?”   陈逍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远古时期的一尊大魔王,死后留下的断臂。”回答陈逍的是庸紫园,此时这庸紫园的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原以为当初琅邪天的那个小家伙将这东西带出仙界了,没想到竟然还放到这里。”   “毁了吧毁了吧,留着,那些魔道修士迟早会暴动的。”   无为院主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魔道修士……”   陈逍看着这魔手,突然间一伸手,将它接了过来,“这东西,给我吧,好歹也是一件宝贝,毁了怪可惜的。”   “你要?”   其他几位院主微微的一怔。   “陈逍,这东西,关系太大,若是让魔道修士得到,恐怕会复活那位远古大魔王,到时候……恐怕仙界无人回事他的对手。”   青天尊皱着眉头说道。   魔道修士,实际上域外魔头入侵仙界之后,一些生灵逐渐的根据域外魔头的特性所创造出来的修炼法门,与修仙之道完全悖逆。   仙道讲究的是体悟自然,感应天地万物,而魔道,便是赤裸裸的掠夺,杀戮。   陈逍看着手中的这只魔手,微微的摇了摇头:“在我手中的东西,没有人能够抢走。”   说着,陈逍也不顾其他人的目光,竟然直接将这只魔手收入雷德天书之中去。   “各位院主大人,这次陈逍拜谢各位相助了。”   陈逍朝着众多院主拱了拱手,口里说道:“现在陈逍手中所掌控的业火还是太过弱小,无法满足每一位的需求。但是陈逍可以保证,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一旦发生大规模的魔头暴动,陈逍定然亲身前往,施展全身解数,保全域外战场。”   听到陈逍的这个承诺,众多院主也都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陈逍的修为,他们都看在眼中,不过是大乘期,虽然掌控着业火符箓,但也绝对没有能力供给给整个仙界的。   得到他一句承诺,已经足够了。 第388章 魔王   至于那苍魔之手,既然已经被陈逍把持在手,那也只能如此了。   毕竟这只是一只断臂,而且陈逍也是琉璃道院的一大至尊道主,落到他的手中总比到了魔道修士的手中要好。   不过陈逍却是另有打算。   刚刚,陈逍可是通过雪千尘得知,那北羽家族的家主北羽雄竟然能够激发出这苍魔之手的威能,一下子便抓灭了那黑衣男子的一道恐怖雷霆。   那道雷霆,足以将整个待月城从仙界中抹去,雪千尘都要被击杀,但却被北羽雄挡住了。   陈逍甚至隐隐的猜测,这苍魔之手中蕴含的大魔头血脉,有可能已经渗入了北羽家族的血脉当中。   这次,这十几位院主已经给了陈逍一个天大的面子了,亲自降临待月城,为陈家造势,恐怕日后没有谁再敢对陈家不敬了。   而陈逍,也因为这十几位院主,以及琉璃道院的四大至尊的降临,彻底的获得了一些古老世家都没有底蕴。   “哎……”   清净院主是一个蓝衣女子,她见到这待月城的惨象,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她的手中出现一个玉净瓶,缓缓的挥洒出一股股青色的泉流。   转瞬之间,在那青色的泉流的作用下,整个待月城被破坏之地,还有一些濒死的修仙者,包括那受到重创的雪千尘,都全部得到恢复。   “玄黄道会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庸紫园见到清净院主的动作,点了点头,说道。   清净院主的‘一元轻水’,可是仙界中有名的疗伤神水,现在她一出手,其他院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余地了。   当下,这些仙界中的至尊人物也不打算在这里多做停留,见到待月城没事之后,便转身离去。   待月城的事情过后,至少在仙界九天十地各大道院没有遭受到毁灭性打击之前,没有人再敢对待月城如何了。   这可是仙界九天十地所有道院的院主罩着的地方,若是这件事情发生在半年之前,恐怕借给仙武门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来这里找麻烦。   这次引仙使争夺战是在仙武门开始不假,但若是仙界这些大能不满意,那么仙武门这个位子也得让给其他人。   还有三天,玄黄道会就要开始,而这些院主在将玄黄山布置之后,又各自返还道院,却接引前来的道院弟子。   ……   “苍魔之手,不知道能不能行。”   陈逍看着手上的这只巨手,口中喃喃的自语着。   此时,陈逍已经立于天劫之上,他想通过雷德天书的力量,将这远古时代诞生的大魔王重新召唤出来。   陈逍的修为达到九天雷德普化天诀黄云境第七转,也获得了黄云的属性。   那便是急速。   也真正的拥有了腾云驾雾的能力,不过现在这黄云的速度,恐怕还不如他的天地遁,只有等黄云大成了,才能够真正的发挥出作用。   赤云境的属性,是隐匿。   橙云境的属性,是防御。   这黄云境的属性,那便是逃命了。   这三大能力,可以说都是保命的无上秘技,只是不知道下一转绿云境会是什么属性。   而且,现如今,陈逍也获得了黄云境中的另外一向特殊能力,并不是天劫……而是使用天劫法则,召唤出已死的生灵。   当初陈逍渡劫时,雷德天书出于护主,将青龙和那卫甲从历史当中召唤出来,以天劫法则维持他们的生机,便是这种能力。   不过想要召唤出陨落的生灵,必须要有对方的尸体才行,如那卫甲和青龙ÿ。#x4e86;看,“现在这里是地下多少米?”   “地下一百米左右,并不太深。”顾渊北说,“可惜做这东西太难了,地球上没有资源,有一些东西还是我从飞船上拆下来另融了才成功做出来。”   所以,能做这么大已经是极限了。   现在的科技要做到瞬间进入地下倒也不是做不到,但是要做到这么方便携带容易操作,还是没有办法办到的。   而且,这个可不仅仅是进入地下而已,它还兼具换气功能,以及完全隔绝声音和气味,自带伪装保护层,任何科技层面的探查都不会发现它。   不过顾渊北知道,在修行层面那就说不定了,不过毕竟这是在一百米的地下,而且不管怎么看都毫无生命迹象,要在修士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并不算难。   顾嘉南看着手中的平板,盯着上面监控拍下的画面,“一祭已经进来了,正在朝这里靠近,他果然想要看看九灵丹阁的大阵情况。”   就在这时候,顾嘉南感到自己带在身上的铁牌有了动静。   也幸好铁牌这东西不像是电话,而是用意念传音的,修士的精神力强大,类似修仙里说的那种神识确实存在。不然顾嘉南还得当着顾渊北的面变成朝麓,那样的话是真的有些尴尬。   果然一祭在问她九灵丹阁的情况,或许是因为曾经合作过,一祭对朝麓的态度一直是很温和的,然而顾嘉南想到这位在地球上掀起的腥风血雨,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她现在也已经是炼明境七层了,哪怕是初入七层,与一祭这个炼明境巅峰已经没有了境界上的差异,真的打起来,顾嘉南也已经有了自信。   但她知道这会儿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气,这还没到翻脸的时候,她希望青杀堂的人能过来和九灵丹阁一场厮杀,因为这两派无论哪一方,地球都顶不住。   因为系统告诉过顾嘉南九灵丹阁这边的大阵什么时候崩散,她手里也不算是完全没有底牌。   “我一直在后山这里,对九灵丹阁的了解不深,不过自从堂主和我说了之后,我打听了一下消息。”   一祭那边似乎有些诧异,“打听出了什么?”   顾嘉南给出了非常具体的大阵崩散时间,“给我提供消息的人应该不会骗我,时间上不会有太大疑问,不过具体在大阵崩散之后他们想要做什么,具体计划我没办法得到,只是他们好像是要立刻离开这里,掌控外界。”   一祭冷笑,“这一点我们猜到了。”   不然九灵丹阁那么努力让大阵那么快崩散是为什么?论实力,九灵丹阁和那些真正的大派还是有差距的,它虽然富得流油,但是全靠的是资源积累,一旦外界被其他门派占据,九灵丹阁得不到资源的话,别说发展了,以后恐怕会很快衰落下去。   实力比不过,他们只能比速度,抢在其他门派之前先占据地盘,或者实在不行搜刮一番也可以。   “我们青杀堂如果真能覆灭其余诸派,那这外界还是不要被九灵丹阁搜刮为好,而且真让他们走脱了,再从外界找人,好像也有点难,他们的人口实在是太多了,总不能将这外界的人全部杀死吧?”   “说的也是,”想不到一祭居然同意了她的说法,“这群外界人还真的挺有趣,堂主原本是想杀掉大部分,留下一些作为奴隶就够了,我觉得倒也不必急着杀死他们,他们的一些东西很有意思。”   只是在外界这短短的时间,一祭作为一名炼明境巅峰的修士,居然颇有些大开眼界的感觉,这群异界人,大多都算得上令人惊喜的绝佳奴隶了,他都舍不得杀死他们。   顾嘉南听着有些不舒服,只能沉默下来,一祭又说,“你继续潜伏在九灵丹阁吧,如果你提供的时间是准确的,堂主自然不会忘记你的功劳,我这就回去告知堂主。”   青杀堂打听消息的本事非常强,但他们并没有打听出这么具体的时间,所以如果顾嘉南说的时间是对的,确实称得上功劳一件。   一祭绕着九灵丹阁的所在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样,才返回和只敢留在九灵丹阁元明境修士发觉的范围之外的常汤六陨会合,“走吧。”   “那个朝麓当真在这里?”六陨问道。   “嗯,没有疑问,我确实联系上他了。”一祭回答。   常汤笑起来,“堂主有些怀疑他,幸好他没有辜负师兄你和堂主对他的信任。”   朝麓作为青杀堂近一年内的新星,常汤六陨这些老牌杀手自然还是有所耳闻的,尤其本来四宗盟会那事儿一祭是要找六陨合作的,后来才找的朝麓,他们能不知道吗?   这两位算得上青杀堂内和一祭最亲近的两位了,尽管本不是一门所出,但来历上有些牵扯,勉强可以叫一祭一声师兄,三人的关系素来是不错的。   三人之中,最怀疑朝麓的,就是六陨。   “他身上的秘密不小,”一祭实话实话,“虽然和堂主解释说原本就是炼明境,只是之前因为一些事境界下跌,我觉得并非如此。在和他相处的时候,以他的见识而言,不可能原本是炼明境修士。但他的悟性和天赋,确实远超常人……如果当真以前是炼明境,那定然是连记忆都发生了一些问题。”   不过一祭和青月一样,觉得有秘密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不背叛青杀堂,那一切都好说。   六陨和常汤也觉得有秘密没什么,青杀堂这种门派和一般门派不一样,他们也不是青杀堂自己培养起来的弟子,门内有秘密的多了去了。   任他们三人打破了脑袋也想不到,顾嘉南居然并不是天元大陆的修士,毕竟她得到了青茅的承认,这件青杀堂的顶尖灵宝可不是说笑的,若是顾嘉南以地球人的身体进入青茅,青茅绝对会立刻向青月示警。   而朝麓这具身体,从内到外都是天元人,这一点毫无疑问。   他们离开之后,顾嘉南反而更紧张了,她知道青杀堂的大阵崩散得会比九灵丹阁这边更快。   “我现在甚至希望我们地球人能够展现出更多的价值,让他们舍不得杀死我们。”顾嘉南苦笑说。   卑微到这种程度,当真让她不太好受。   顾渊北冷静地说,“我们要做鹬蚌相争的渔翁,还是要做些准备的,不能完全指望他们两败俱伤。以你的说法,恐怕青杀堂确实有信心覆灭各派,这样的话,两败俱伤不太可能,也许九灵丹阁根本对青杀堂造不成什么损失。”   直到现在,顾嘉南也不太理解,青杀堂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之前她以为青杀堂的底牌是上古魔道的黑渊,所以才这样笃定。然而现在黑渊已死,看起来青月的自信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她就知道恐怕黑渊并不是青杀堂的底牌。   所以,青杀堂到底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拿出来?   她不知道。   而未知带来的往往是恐惧。   “现在我只希望,青杀堂好好的将一派一派全部覆灭,那我们到最后,好歹只需要面对一个青杀堂。”顾嘉南轻轻说。   但若是青杀堂有灭杀诸派的实力,也说明了青杀堂强大到什么程度,单单这一个敌手,地球都不是对手。   顾嘉南看着自己白皙修长的手,“还是要更强才行啊……”   她决定之后跟着青杀堂,能杀多少杀多少,继续填充魔狱。   “顾渊北,你先回去。”   顾渊北摇摇头,“放心,这里虽然危险,我保住命还是不难的。”他的身体比一般的修士要抗打太多了,而且不正面交锋的话,炼明境修士的一击未必能杀得死他。   见劝不动他,顾嘉南只好说,“你帮我到亚马逊附近,观察一下青杀堂的情况,记住,千万不要靠近,青杀堂……或许有特别的侦查手段。”   顾渊北皱眉,然后答应下来,“好!”   那个灵地碎片里所有的修士都提钱撤离了,包括宗琰等人,大家都在等消息,附近更是遍布监控,顾嘉南只是找个借口将顾渊北调走。   “你记住了,千万不能靠得太近。”   “我知道,你放心。”他做事一向谨慎,从来不是冒进的人。   等他一离开,顾嘉南就变作朝麓模样,守在九灵丹阁的大阵附近,她利用幻象将自己的身形遮掩,准备在大阵打开的时候混入其中。   “没办法,朝麓这个马甲……不能丢啊。”   青杀堂真出来了,这个间谍的身份太重要了,比在天望城的时候还重要。   顾嘉南实在是舍不得丢。   再说了,她在青杀堂混得不错,现在实力也上去了……   说不定能混到高层位置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CH.207   顾嘉南感到很紧张烦躁, 各国其实都是一样, 甚至几个国家已经暗自将武器对准了亚马逊的方向, 最后犹豫了许久, 还是没敢在那附近真正派军。   因为在了解对方的实力之后, 他们并没有这么做的自信,更大的可能是激怒了对方, 反倒引起更大的灾祸。   “幸好九灵丹阁那边也大阵崩散了, 而这边的第一目标应该不会是我们。”顾渊北开口说。   他没有留在森林中的灵地碎片附近,那里已经太危险了,而在附近的一座小城里,身边是九处的两个年轻九级, 也算是他们的熟人了, 惠沅和晏清平。   惠沅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希望吧, 不然的话是真不行了,打是打不过的。”   晏清平一本正经地说,“顾渊北, 你的那个飞船好像国家正在秘密维修吧,我觉得指不定到最后关头, 我们要像灾难电影一样只带着一艘船流浪太空了。”   惠沅没好气地说, “你能不能闭嘴, 别给自己立fg!”   顾渊北其实想说流浪倒不至于,得到克肖之后,他知道很多星球的坐标, 飞船要真是能修好,并不需要流浪,反而可以设定好坐标去其他星球……只是靠着这艘飞船剩余的能量,恐怕做不到这一点。   而地球上现有的科技水平,几乎做不到给飞船充能,靠着现有的最大电压,恐怕给它充电充个几年都顶不了什么作用。   但他估计,现在国家急着维修那艘破烂不堪的飞船,恐怕也把这个视为最后一条路。   已经是下午时分,国内正是冬季,这里却仍然气温很高,他们抬着头时间长了,阳光令眼睛有些刺痛。   三人的神色却严肃起来,因为他们看到灵地碎片那里有动静了。   惠沅的脸色十分难看,“青杀堂的大阵,真的崩散了。”   不到最后一刻,总归还有点微博的奢望,觉得这消息并不准确,天元的这些门派大阵不会这么快崩散。   然而真正事实到了眼前,才知道自欺欺人是不行的。   大家都紧张起来,顾渊北忽然说,“希望各国不要做不理智的行为,因为这些人都在顶级灵宝里,即便是用上核.武.器,效果也未必有多好。”   顶级灵宝的防护能力,连顾嘉南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并没有尝试过,但想也知道肯定是很强悍的,毕竟一般的灵宝防护就已经很强了。   只眨眼间,他们就看到了一只巨大的青鸟从灵地碎片中冲了出来!   那是一只外形既像是鹰又像是鹤的青色鸟类,尖锐弯曲的嘴,一双密布天青色羽毛的羽翼,以及一双鹤一样修长的腿,只是脚上的指甲锐利如锋刃,这巨鸟一看就攻击力极强。比一架飞机更大的体型使得它飞在空中时有一种遮天蔽日的恐怖感,更何况,它的周身散发着清濛濛的微光,显得既优美又狰狞。   而在它的背上,有一座平平无奇的茅草屋。   三人看着它飞走的方向,许久失声。   好一会儿之后顾渊北才沉声说,“那是青杀堂的顶级灵宝青茅,我来通知嘉南。”   这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已经在这座城市引起了一定的恐慌,但因为城市不大,并没有乱得太过分。   顾渊北已经可以猜到这巨大的青鸟飞到美国境内之后会是什么场景了。   再厉害的灾难片,都拍不出这种恐怖的压迫感。   这时候,青月仍然坐在他高高的座椅上,神态慵懒,“这外面虽然小了些,倒确实像一祭说的有些趣味。”   巨鸟的速度极快,甚至比顾嘉南的月隐舟还要快上一线,到美国的时候,恰好是入夜的时候。   青光笼罩着巨大狰狞的大鸟,飞在美国繁华城市的上空时,引起的慌乱比想象中更大一些,无数的人尖叫着不知所措,街道上各种车辆撞在一起,人们不知道逃往何处,只想离那只巨鸟越远越好。   青月看着那些平整的街道和高楼大厦,已经明明应该是黑夜却灯火通明的城市,不禁赞叹道,“果然这异世界的人与天元那些废物凡人不一样,这样美丽壮阔场景,便是我们修士也未必能够做到。他们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让整座城市都在夜晚这样明亮的?我看可不是什么夜明珠,也没有灵气的影子,这些凡人,居然用凡俗的方法就做到了这一点。更别说那些漂亮得犹如宝石的房屋和这样干净精美的城市,我觉得可以留着他们,至少等他们将这外界改成我喜欢的样子之后再说。”   “最令我惊奇的并非这一点,堂主您看,这些凡人全都精神饱满,甚至有不少人体态肥胖,可见从不缺衣少食。这异界如此庞大的人口,到底是怎么保证食物的?”   他们在大阵中关了许久,之前又不曾关注过这些异界人士,这会儿看到真是处处惊奇。   “就听一祭的,先将这些人留着吧,倒不必先处理。”青月收回视线,在他看来,即便是这些凡人中夹杂着一些修行者,也弱到仿佛蝼蚁一般,实在无需多在意,“听闻这些地球人中有一个炼明境修士?”   “是,一祭说有一个炼明境六层的修士,不过应当只有一个,具体实力如何不知道,但也不必多担心,上次她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方才出来露了一面,恐怕也强不到哪里去,且凭她的实力,又何必去管这些凡人。”   青月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一个炼明境六层,连巅峰都不是,他并不如何放在心上,“朝麓那边怎么样。”   “还在九灵丹阁里。”   “嗯,他倒是不曾说谎。”青月若有所思,“我们先去九灵丹阁那地方看看。”   巨大的青鸟速度极快,从空中一掠而过,美国上下都进入紧张的戒备状态,无奈并没有什么办法。   华国那边的提醒已经过来了,这个巨鸟不知道是什么,但鸟背上的茅草屋是一件顶尖灵宝,防御力十分惊人,即便是用上最高端的武器,也未必能破得了它的防御。要知道,当时一祭三人在华国,顾渊北可是用上了宇宙文明科技水平更高的飞船上配备的武器,费尽心思打中了一祭一次,也只是击破了他那件防御灵宝的防御,却并没能怎么伤到一祭本人。地球上这些武器,恐怕更加不行。   为了不激怒对方,谁都不敢贸然行动,当然不乏激进派哪怕同归于尽也要动手,却被大多数的理智派给死死摁住了。   至少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   果然,巨大的青鸟一路去的方向正是九灵丹阁所在的灵地碎片,这是唯一给他们的些许安慰了。   顾嘉南严阵以待,她最担心的就是能不能瞒过青月,毕竟元明境和炼明境可不一样,即便是顾渊北将藏在地下的那件东西给了她,她还是有些担心会被青月发觉。   青杀堂来的时间恰好是顾嘉南判断九灵丹阁的大阵即将崩散的前夕,她就藏在九灵丹阁附近的地下,她将这金属的形状调整成圆形,会更适合在地下穿行,又给它附着了多层隐匿的法阵,将存在感降到最低,成败就在此一举!   没过多久,她的铁牌就又有了反应,青杀堂那边联系她了。   通过外界十分隐秘的高清摄像头,顾嘉南可以看到九灵丹阁里也有了变化,她的系统判断还是很准确的,九灵丹阁的大阵,确实要崩散了!   “你仍留在九灵丹阁内?”   “是。”   “嗯,看起来,这九灵丹阁的大阵确实即将崩散,等大阵一散,你不必来与我们会和,深入后部,到九灵丹阁的大殿窃取他们的九灵舍核心。”   顾嘉南心中一惊,“堂主,那九灵舍附近定然戒备森严,且我对九灵丹阁的大殿地形毫不熟悉——”就算打得过,也要找得到才行啊!她的方向感可实在不怎么样。   “不必担心,我会将九灵丹阁的元明境都引开,九灵舍附近有我青杀堂的人,他自会与你联系。”   顾嘉南只能答应下来。   这个任务其实很不合她的心意,她想要在前方战斗,这样才能有利于她将更多的人塞进魔狱里去,而且她想知道,青杀堂的后手究竟是什么?   不过青月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是不容她拒绝的。   青杀堂的到来,引起了九灵丹阁的骚动,他们显然没想到,自家大阵居然不是第一个破的,不仅如此,在即将要破阵的时候,外面居然已经有人杀气腾腾严阵以待了,这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预料到的场景。   “青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九灵丹阁的两位元明境修士悬浮在半空之中,脸色阴沉地质问着,即便中间隔着一层大阵,但大家知道它很快就会消失。   九灵丹阁在各派之中实力不强,尽管也有两位元明境,和数十位炼明境,但两位元明境中有一位明显年老体衰——没错,修士也是会老的,哪怕元明境的寿命极长,可活了上千年之后,仍然到了寿尽之时。   天元大陆,可从来没有什么飞升成仙的说法。   于是,九灵丹阁真正比较有战斗力的元明境,也就一位而已。   更惨的是,数十位炼明境在之前的聚首大会里,损失了大半,比起阵容齐全的青杀堂,真的是差了太多了。   青月同样悬浮在半空之中,他漫不经心地打量着九灵丹阁内部的那些亭台楼阁,仿佛在衡量着这些东西的价值,“做什么……我人都在这里了,难道你们还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果然器玄宗乃是你们青杀堂覆灭的!《我爹篡位之后》《深巷明朝卖杏花》《鬼帝有妻:不可方休》《只有时光记得》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伟德国际网址手机》。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shlingkang.com/wapbook/41185_230459.html
伟德国际网址手机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