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线上开户官网 目录共4251章

首页

线上开户官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2 8:39

即将更新:第7066章 醒来后

线上开户官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shlingkang.com

一会儿回来,嘴里叼着只剩下一丢丢的饼子:“师父师父,我看到大街上有人,好像是几个书生,背着行囊,走路很急,马上就要到咱们这边了。”。999;在花园里遛弯的时候,见到流月宫内络绎不绝地走出了一串长队,紫色官袍的内监们三三两两抬着贵重的茶桌、梨花木凳、四折屏风,小心翼翼地迈着碎步经过她身边。   “小心点儿,小心点儿——”拖长了调子的监工那这拂尘指挥,语气不含一丝感情。   “请问这是……”   来往搬东西的小内监冲她颔首,陪着笑悄声道:“太妃娘娘迁宫呐,借过,借过。”   金碧辉煌的流月宫……赵太妃居然要从这里搬走。   两个小内监经过她身边,抬了几个摞起来的木箱子,最上面的没盖严实,大概装着珠钗簪花一类,能听得见里面玉石碰撞的淅沥沥的清脆响声。两人咬紧牙关,青筋暴起,连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   “哎哎……”其中一个突然尖声叫嚷起来,话音未落,噼里啪啦一阵响,上面的箱子向左打滑,微微倾斜,敞开了口子犹如巨兽吐出洪水,项链珠宝洒落一地。   小内监两腿微微打颤,在闷热的空气中出了满头汗水,两人将箱子墩在地上,开始相互责怪起来。   “轰隆——”   天有不测风云,转瞬间乌云密布,天空变成了发闷的土黄色,一阵阵惊雷由远及近,眼看就要下雨了。   “怎么回事?”监工的骂骂咧咧地来了。   两个人顾不上相互推诿,急忙趴在地上捡,豆大的雨滴已经开始落下来,地上洒满了一朵一朵的圆印。   凌妙妙看得心里着急,也蹲下来帮忙捡,几朵散落的浅色珠花收在手里,一支金簪子旁边还有个装订精致的卷轴,让这一摔微微散开了。   妙妙伸手一捞,画卷顺势展开,猝不及防地露出了一张人像。   这幅画尺寸只有寻常人像的四分之一,小巧玲珑,展开只到手肘,难怪可以被塞进妆奁,和一众珠花藏在一起。   画像有些年头了,淡金色绢的肌理柔和而贵气,画法非是写意,而是工笔,连头发丝都一根一根描绘的工笔。   画上男子身披白毛狐裘披风,露出内袍一点低调奢华的花纹,脚蹬黑色登云靴,倚马而立,头戴紫金冠,头发却非常肆意地只挽了一半,另一半黑亮如铜矿般的发丝披在身后,被风吹起,   在这个世界,既然戴了冠,就不能披头散发,平白惹人指点。   可是画上男子生了一双狭长而贵气的眼,鼻梁高挺,嘴唇紧抿,显得稍微冷淡而倨傲,那披散的头发便丝毫显不出轻浮。   就好像哪一位贵公子微醺,兴至浓处,跨上白马狂奔数里,浑然不顾狂风中散乱了鬓发,待到兴尽,傲然下了马,在落着雪花的冬夜,无意间朝画外人看去。   凌妙妙也盯着他看——高鼻梁深眼窝,最容易显现出英挺的轮廓,偏又是面白唇红,好像海参鲍翅都堆叠到了一处似的,俊美得像精修过的纸片人。   有趣,赵太妃妆奁里藏了个帅哥。   妙妙啧啧合上画像只一秒,蓦地顿住,又慢慢展开。   画上落上了几滴圆圆的水渍,雨开始大了起来。   ……这人似乎在哪儿见过。   这样出众的相貌,乍一看惊艳,可由于各部分都长得过于完美,没什么特色,再仔细回想,那张脸模糊不清,脑子里只留下一个“帅”字……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是那个……那个……青牛白马过城门的……百姓……红旗……七香车……   她诧异地叫出声:“……轻衣侯?”   传闻当世轻衣侯,丰神俊逸,貌比潘安,是举国少女的春闺梦里人。   “回忆碎片”,轻衣侯。   身旁一个颤抖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你怎么会认得轻衣侯?”   *   屋内沉香浓重,四面门窗紧闭,帘栊放下来,光线昏暗而萧索,细细的几丝光,斜着打在桌面上。   慕瑶和赵太妃隔了一张陈旧的乌木几案,相对而坐。   赵太妃头上戴了一只素钗,青丝里竟然混杂了半数白发,嘴角和眼角的皮肤都松弛暗淡,眼袋大得吓人,一双眼睛再无光彩。   慕瑶暗自唏嘘,初见面时还是保养得意的中年贵妇,才短短半年,竟然形同老妪。   下雨了,密集的雨点爆豆般捶打着窗棂,帘栊微动,传来悲鸣的风声。   慕瑶将眼前的盒子打开,只将那枚挂着朱砂小珠和红流苏的玉牌拿了出来,沉默无言地揣在了自己怀里。   赵太妃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石头刻出来的人。   这偏远的沉香殿乃是先前废妃居住的冷宫,破败不堪。旧事东窗事发,众人唏嘘指点,在皇帝默许下,她将自己隔绝于众人之外,从此以后,做个没人认识的孤家寡人。   “娘娘,我还有一事想要请教。”慕瑶有些犹豫,“我在旧寺遗址,发现了慕家的镇鬼封印,那封印制威力巨大,印象中,除非我爹娘联手,否则制不出这样的封印……”   赵太妃机械系地点点头,语气平板无波:“慕方士不必怀疑,当年是本宫手握慕家玉牌,编造谎言,强令你父母镇压兴善寺鬼魂,掩盖真相。”她勾起嘴角,是一个冷冷的嘲讽的笑,“做出这等有违天道之事,走到今天,也是因果报应。”   慕瑶的疑惑却更浓重,语气不由得有些急促:“可是倘若娘娘十年前便已用掉了玉牌,那么……”她掏出袖中玉牌来,侧眼看着,“这块玉牌……”   一个人怎么会有两块玉牌?   赵太妃沉默许久,古怪地笑了笑:“你手上这块玉牌不是我的,乃是旁人所赠。若不是事关敏敏,实在没奈何,我也不会轻易动用。”   慕瑶蹙起眉头。慕家玉牌稀世难得,可操纵捉妖世家的令牌,能让使用者纵横鬼神间,甚至比平常的虎符兵符都还要重要,谁会将它轻易转手相赠?   她禁不住追问:“这块玉牌的原主是谁?”   赵太妃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望着她的眼神变得极其沧桑:“……是本宫的弟弟,赵轻欢。”   她眼里闪过伤感、愧疚和怜悯,定定望着慕瑶的脸很久,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终究一字未吐。   *   “轻衣侯过世近十年,不想凌小姐这样的小辈还能认得出……”徐公公镶嵌在皱纹弥补的浑浊眼珠盯着她,撑了一把巨大的黄油纸伞,将两人庇护在伞下。   他的语气有些奇怪,似含有无限唏嘘。   周围的雨丝转瞬密集起来,大雨哗啦啦浇在地上,抬东西的小内监喧哗起来,吆喝着将家具抬到檐下暂避。   凌妙妙看着画像,不答反问:“……娘娘藏了轻衣侯的画像在自己妆奁里?”   老内监微蹙眉头,看她的眼神十分古怪,似乎不满于她的恶意揣测:“轻衣侯殿下是咱们娘娘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妙妙怔了半晌,将画像卷起来往他怀里一塞,“打扰了。”转身跑进了雨帘里。   太乱了……轻衣侯是赵太妃的弟弟?   等一下,轻衣侯过世近十年,算算时间……闯进七香车里掐他脖子的那个小孩……再算算年龄,似乎对得上……   黑莲花和赵太妃两看生厌,难道是杀弟仇人和苦主之间的心灵感应?赵太妃费尽心思搞了一只小老虎送过去,是要暗示什么,养虎为患?为虎作伥?   她晃了晃脑袋,一时间想不明白。   *   在谈话的最后,慕瑶从袖中掏出个剥落的红漆牛皮盒子,打开来,推到赵太妃眼前。   金黄绸布上躺着两枚黑色石子,赵太妃看了一眼,立刻像被烫到了一般闭眼揉着太阳穴,似乎头痛得厉害。   慕瑶并没有因为她有所抗拒而停止,问道:“娘娘可知这是什么?”   “能是什么?”赵太妃撑着头冷笑一声,“是邪物。”   将她耍得团团转、害得她失去一切的邪物。   慕瑶怜悯地望着她:“我和拂衣验过,这所谓的舍利子,其实只是陶虞氏的牙齿。”   “……”赵太妃猛地抬头,嘴角不自知地抽动,牵出数根皱纹。   陶虞氏生不得善终,死却被错当做灵物叩拜敬仰,是陶荧一手造就的天大嘲讽。   慕瑶与她对视许久,才叹息道:“此事虽然告一段落,但还有许多疑点未解。以怨灵一己之力,不可能赋予这两颗牙齿如此大的能量。”   “还有兴善寺众人骨灰遗骸,是如何大老远跑到了泾阳坡,又混入香篆中间……”   她定定望着赵太妃:“娘娘,我们怀疑背后有大妖作祟,所以,泾阳坡李准这条线,必须查下去。”   赵太妃似是十分疲倦,勉力维持着礼貌,只是漠然点点头:“请便吧。”   (第二卷完)   ☆、鬼魅制香厂(一)   “你说什么?”   骨瓷茶杯哒一声落在描着金边的碟盏上, 端阳帝姬的眼睛瞪得又圆又大, “柳大哥他们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不知道?”   佩云垂手站在一旁:“昨日上午……”   “怎么没有人告诉本宫一声?”她惊诧地叫出声来,刹那间那惊诧变成了震怒, 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盯着佩云的脸,“皇兄故意不让你们说的是不是?他就是不想让我……”   “敏敏, 说皇兄什么呢?”年轻的天子恰好走进殿内, 脸上还挂着笑,与紧绷的端阳形成鲜明对比。   他撩摆坐在椅子上,拈了盘里一枚花生放进嘴里, 转头拉起佩云的袖口,不经意低声问道:“手好些了吗?”   “好……好多了。”佩云急忙将十指钻进袖中,不让他瞧见那上面留存的疤痕。   左边是天子关怀的目光,右边是帝姬盛怒的眼神, 她感觉两颊像是各被人打了一耳光似的,火辣辣得难挨,扭身脱出了包围圈, “奴婢去倒茶。”   被她掀过的珠帘摇摇摆摆,噼里啪啦一阵脆响, 大殿内只剩下兄妹二人。   “皇兄,你就让柳大哥这样走了?”端阳的盛怒刹那间变成委屈。   “他走不走, 同你有什么关系?”天子的笑容慢慢敛去,皱了皱眉,似乎不忍心对妹妹说重话, “敏敏,那些捉妖人有自己的生活,天南海北到处跑,不似你养尊处优。”   端阳帝姬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可是皇兄,柳大哥他为了救我,差一点就死了。”   天子顿了顿:“朕知道。”   他看着帝姬纤瘦的小脸,出事后大病一场,女孩脸上健康的红晕都消失了,心里一阵愧疚,“是哥哥不好,让你受惊了。”   “……我在说柳大哥,你说这个做什么?”端阳皱着眉,“我知道哥哥一直看不起捉妖人……”   “……”   *   佩云安静地听着殿内隐隐约约的争执声,在外面呆了很久,右手放在左手上,仰头看天上的云。   天际湛蓝,这样一个晴好的日子,刚刚被他抓过的手腕,似乎依然留有火热的触感。   手一点点伸出来,细而修长的手指,那样丑陋的褐色疤痕盘踞着,皮肤溃烂能再长好,却依然留着牢中阴暗潮湿的痕迹。   本就是云泥之别,现在看来,似乎更配不上他了。   阳光落在椭圆的指甲上,镀上了模糊的光泽。她自嘲地笑。   “佩云……”身后有人在叫她,那声音空灵动听,仿佛仙子在歌唱,骤然入耳,让人头皮一麻。   她猛地回过头去,凤阳宫外的蔷薇花丛轻轻颤动,那些娇艳的绯色花朵在阳光下摇摆,似在邀她共舞。   “佩云……”   又是一声。   *   秋天难得的好天气,阳光灿烂,沿路的木芙蓉开成一片粉红色的云霞。   微风吹来,摇落花雨缤纷,如梦似幻。空气中漂浮着沁人心脾的花香。   柳拂衣和慕瑶并肩走着在道中,不经意间放慢了脚步。   二人挨得很近,不像是赶路,倒像是漫无目的地散步。   半晌,柳拂衣的手无声地从紧挨着他的冰凉袖口伸进去,握住了一只冰凉的小手。   他生涩得几乎有些紧张了,两人手心都是冷汗,慕瑶一怔,旋即笑开。   依旧步履不停,他们的手在途中紧紧牵在了一起。   凌妙妙走在后面,瞪大一双杏子眼,看着小情侣越挨越近,直接在漫天花雨中牵起了小手,心里一阵兴奋,长途奔波的困意一扫而空。   她下意识回头看慕声,惊异地发现他居然在盯着路面出神,完全错过了这精彩的一幕。   ……这么重要的修罗场,黑莲花居然走神?   往常这人一双眼睛总是片刻不离慕瑶,时常对柳拂衣投以怨毒而妒忌的眼神,她早已习以为常。所以才觉得最近这段日子格外反常,黑莲花盯花盯草盯路上的小鸟,就是不往正事上瞅——   她没忍住,以胳膊肘捅了捅他,伸手一指:“嘿,快看你姐姐。”   慕声下意识抬头一望,就看到了令他火冒三丈的一幕,但这三丈高的火气成分复杂,究竟是因为阿姐和柳拂衣亲密无间,还是因为旁边这人的语气,居然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他们两个失意人半斤八两罢了,这个傻子,她高兴什么?   他目光冰冷地回头一望,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杏子眼的瞬间,她怔了一下,仿佛突然反应过来,笑容消失,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   少女的细眉蹙起,眸光潋滟,羡慕又怅然地长叹一声:“柳大哥牵了慕姐姐的手……我还从来没有牵过柳大哥的手。”   白皙手腕上的收妖柄悬着,自然地收紧了尺度,被风吹得来回摇摆,宛如一只小巧的银镯子。在江南,垂髫的小女儿家最喜欢给两腕上戴银镯子,多数挂上铃铛,随风而响。   铃铛……   慕声的怒气不知为何比方才更重,连语气中都带着恼怒的冷意:“好好走你的路,别到处乱看。”   妙妙撇了撇嘴角:果然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离开长安城第三日,主角团特意谢绝了赵太妃安排的车马相送,背起行囊,抄近道徒步走向城郊的泾阳坡。   对于这种一天走十几公里,风餐露宿,晚上就地睡在树下的日常,凌妙妙竟然已经完全习惯了。   虽然这一路上没有妖物劫道,也没碰上自然灾害,顺利的不可思议,但一路上看着小情侣暗流涌动的浓情蜜意,再挑唆挑唆慕声,看他气得炸毛,倒也非常的不无聊。   泾阳坡虽然名字叫坡,但其实是四座小山组成的,这四座小山自然而然在中间围成一处谷地,从上往下俯瞰,犹如山中被砸出一只大坑,大坑中长满了茂密的林木。   凌妙妙不太懂风水,只记得原文中写,坑中山灵水秀,两条溪水滋润大地,村民依山而筑,繁衍生息,泾阳坡冬暖夏凉,是个天然的世外桃源。   可惜,后来村落中爆发瘟疫,一大半村民不幸染病而死,剩下的要么搬迁,要么逃难,短短几年内,这处世外桃源,转瞬空无一人,满是废墟。   又几年,一位富甲一方的江南商人李准,带着自己的妻子仆从举家搬迁过来,将遗留的房屋修葺加固,额外搭建府宅,就在此地安身落户。   按理说,商贾之人最迷信风水,若说向往长安,李准怀里兜着大把银钱,大可在都城买一处好宅邸,可他居然选择这曾经灭过村的荒凉泾阳坡落脚,偌大一个泾阳坡,只住了他们一家人……   这场面实在有些诡异。   前面忽然传来阵阵喧嚣声,慕瑶的步子顿了一下。   妙妙凑上前去看,只看到黑压压一片人影站在道中,那些人望着他们,开始还人声鼎沸,指指点点,见到了他们的身影,慢慢安静下来,似乎正等着他们到来。   凌妙妙小心翼翼地问:“这是……土匪劫道?”   不会这么倒霉吧……   柳拂衣摇了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妙妙闭了嘴,四个人迈着警惕的步伐,一点点向那些人靠近。   一步,两步,十步……那些人面貌清晰起来,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站成一群,安安静静地望着他们。   柳拂衣看着那群人,似乎预料到了什么,面容扭曲了一下,似乎是气极了,非常罕见地骂了一句不太中听的狠话:“蠢材——”   话音未落,一个黑熊直立一般的巍峨身影一路小跑向他们奔了过来,脸上洋溢着喜气洋洋的微笑:“各位方士舟车劳顿,辛苦辛苦,这边请!”   柳拂衣有些牙疼地盯着他:“郭兄,你不必如此客气。”   “嗨,客气自然还是要客气的。”郭修以为他是客套,笑得灿烂如菊,答得也格外真诚,“经历这么多事,下官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要不是各位提点,下官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他感激地拱手一一行礼,“四位对下官恩同再造,这点小事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凌妙妙差点笑岔气。   主角团之所以婉拒了赵太妃舟车相送的请求,辛辛苦苦迈着双腿抄近道走过来,就是为了低调再低调,打泾阳坡这边一个措手不及。   查案,哪有这样大张旗鼓地查的?郭修实在聪明周到,特意跑来放话通知一声,简直是提醒这边查漏补缺,做好万全准备。   他们这十几里路,全白走了。   慕瑶面色发黑地盯着眼前滔滔不绝的郭修:“小人知道诸位方士要来,特意邀请泾阳坡李准李兄弟前来招待,李兄实在热情,这不——”   他回头一望,穿着一身绸缎长衣的李准冲他谦逊地一拱手,笑出一口白牙。   随即,身后一片男女老少山呼海啸:“欢迎四位方士前来参观!”   看这训练有素的架势,想必是在他们来之前对着天空嚎过好几遍的。   李准确实热情,他把一家老小都都带出来做门迎,倘若他真有条件,说不定还能再拉起一个“欢迎领导莅临指导”的大横幅,挂在半山腰上造势。   李准站在欢迎人群的最前面,此人虽然年过三十,可面相上显得非常年轻俊俏,甚至有种宁采臣的白面书生质感。   人们下意识去找宁采臣身边的聂小倩。   与他并肩而立的却是一个身着华丽彩裙的丰硕女人,墨绿色金纹袒领下,露出雪白胸前的深深沟壑,随即是修长的脖颈。   她有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大脸盘,足足比身旁的李准大了一圈。瞳距极远,双眼极小,看《诸神我为尊》《重生后王妃变成了娇养花》《老板,我就修个仙》《魔度九世劫》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线上开户官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shlingkang.com/wapbook/96627_994923.html
线上开户官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