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你眼里的眸光一笑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狼给的诱惑,2014灵能领域

金伯利官网

时间:21-05-12 来源: 凌康小说网

金伯利官网

;出身的潘国臣,有着三郡。   还有一位却是小家出身许文会,有着二郡。   七月末,许文会率大军,在关键战役时打败了潘国臣,连占了三郡,八月初,沦为阶下囚的潘国臣在牢狱中自尽。   其后,潘氏一门在短短三天内,被许文会屠戮一空。   许文会的铁腕手段,令豫州无一人敢出言挑衅,豫州境内一时平静下来。   豫州八郡,已经有五郡尽归其手,此时他只有三十七岁,可谓是正在壮年前途无量。   在这时,郭文通要在秦川称王,已被人给传了过来。   不过是二个月时间,大江南北风云变幻,交州尽归王弘毅,秦川郭文通要称王,已全部传到了许文会的耳中。   这让打败了潘国臣而欣喜的许文会,顿时吃了一惊,连忙召集心腹到府中谈话。   安城,大帅府,白虎堂前,禁卫森严。   门口亲兵披甲持槊而立,就见得二人进入其中,到了里面,中间一位已经就座,此人身体高大,身披紫袍,自然有着凛然之威,正是许文会。   下面两位,其中一人脸色白皙,颔下有须,却是许文会麾下亲信谋士韩术。   还有一人刚毅英武,却是许文会侄子许亨。   别的文官武将,就连一些老人,都因为商量的这件事重大,而没有被许文会召见。   此时,外面有一队亲卫把守,无关人根本就不能靠近这里。   见礼后,两人就座,并没有人说话,气氛一时显得有些凝重。   许文会坐着,说着:“韩先生,你把这信念念!”   韩术一笑,知道许文会虽识些字,却只能算是粗通文墨,许多方面还要自己说明,当下就打开书信,读给许文会和许亨听。   两人就坐着,慢慢倾听。   读完情报书信,许文会和韩术都坐下细细考量,半响无声,神情之间,同样带上了一丝兴奋,还有是焦虑。   但是许亨却没有这样的修养,听过这情报后,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许亨已是脸色涨红了。   许亨是许文会的族侄,现在才二十,是许文会的心腹,虽他还年轻,在军中将领只算中流,可他是许文会的家人,身份自然不一样。   家族观念,在这时尤为被人看重。   谋士韩术是早在许文会还没有崛起时,就算是许文会的老师,他跟在许文会身边多年,在许文会眼中很有些情分。   平日里出的主意,也相当不错,许文会在心中犹豫不绝时,总会问一问他的意见。   这时,看过情报的韩术已有些明白自家主公的意思,但他还是需要再思量思量,怎么样说,才能更妥帖。   许文会当年只是贩卖私盐的贩子,但是现在占领五郡,身份已经不一样,想法也不一样,主公是怎么样想,他还是要谨慎。   称王可非小事,一个不好就可能被主公厌恶,到时反倒不美。   不过,这时许亨已经嚷嚷了起来:“叔父,真没有想到,只短短数月,变化这样大!秦川要统一了,郭文通也要公然称王了,叔父,我们也有了五郡,也可以称王!”   听这个嚷嚷,韩术立刻观察着许文会的神色,见许文会并无不快之色,顿时就明白了他的心思。   “别的诸侯本帅不知,不过本帅现在只有了豫州五郡,若是称王,是否过早了?”许文会问着。   没想到许文会直接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韩术暗暗叹着,由此可见,自家主公已是迫切的想要称王了。   “叔父,您早就该这样了!”许亨闻听此言,大为兴奋,立刻赞同道:“叔父,以您现在的实力,称王完全可以!”   “恩,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许文会点点头,还是想再听听别人的意见,他看向了一旁坐着的谋士韩术:“韩先生,你怎么看?”   称王可非是小事,许文会虽心中极为乐意,但还是要问一问自己帐下第一谋士的意见,毕竟韩术是文化人。   “秦川只余二郡,称王在其时。”韩术不再读,又看了一遍书信,叹的说着,沉吟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说着:“主公现在称王,的确许将军刚才所言,已时机到了。”   “现在天下无主,称王不会被人诟病,并且您打败了潘国臣,占有五郡,已得了大半豫州,这时称王,一可安抚境内人心,二者称王后,气运自是不同,对您今后有利。”   “再是拖延,就是过晚,只怕在先机上,就要略逊于了。这称王时机,不宜早,亦不宜过晚。”   韩术还是懂得一点气运之道。   见韩术也赞同了这件事,许文会顿时大喜,哈哈大笑说着:“既是这样,我这就择日举办称王大典!到时大封群臣,你二人都是有功之臣,本帅……不,本王必会重赏!”   “臣在这里先谢过王上了!”韩术微笑着向上拱手。   许文会听了,更是哈哈大笑。   大典举办前,许文会找人给自己占了一卦,结果表明此时正当运时,前途亨通,一片大好,贵不可言。   这是江湖人的逢迎之语,却让他心情甚好,大赏特赏了一番。   称王大典所选的日子,也是找着算命师去算,算出来的吉日。   韩术是私塾先生出身,在这类大典筹划上,却是不通,不过这时占有五郡,也有些人投靠,因此拼凑搞出了一套礼仪。   许文会要称王,就等不了二个月,不过正好时间差不多,都是十月。   称王大典时,还真是一个晴天,万里无云,前几日连下了几天的雨,到了这一天立刻放晴了,天空蔚蓝,空气湿润,这变化,让许文会心情很是愉快。   到了祭天,身着冕服许文会,祭拜了神灵,又焚烧了祭品。   一切完毕,许文会的官员,以见王之礼,对许文会进行了迎送。   许文会乘坐着车驾,由众人簇拥着,浩浩荡荡的返回了住所。   在大帅府内,他登上了高座,接受了百官的参拜,所选王号是一个魏字。   荆州·襄阳   这里王宫,张攸之来的已经许多次了,这时已经是十月,凉风徐徐,使人心神一爽。   到了秘文阁,去了御书房行礼。   “起来吧!”王弘毅一摆手,吩咐说着:“就座,上茶!”   张攸之常常面君,当下谢恩一笑,说着:“臣接到了二份情报,说来也稀罕,都是说同一类的事。”   说着,张攸之起身,双手将情报给王弘毅。   王弘毅接过,仔细看着两个情报。   张攸之喝着茶,打量着王弘毅,只见没有穿冕服,穿着一件宽袍,冠上明珠映着光熠熠闪亮。   王上才二十二,面上丝毫不见皱纹,充满着英气。   “张攸之,你有什么想法?”   张攸之收摄思想,说着:“秦川快要一统,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当然,郭文通也没有多少办法,只要汉中继续修筑,屯兵,警惕就可。”   “至于豫州,还有三郡呢,五郡打三郡,许文会也不是这样容易打下来,至少耗上一年时间——说来也奇怪,豫州竟让一个贩私盐的人登上大位,还真是无人了。”   “说的也是,孤也觉得惊讶!”王弘毅叹一声,缓缓站起身来,在殿中踱了两圈,表示着迷惑。   郭文通称王,王弘毅毫不诧异,前世郭文通本来就称秦王,现在平定了大半秦川,大燕又亡了,郭文通还能忍住不去称王,才叫稀奇。   但他记得不错的话,上一世豫州之主是潘国臣才对。   潘国臣出身世家,根基厚实。   而许文会却是小户出身,家中只能算是稍有资产。   根据现在调查,许文会年轻时就“喜侠节”,纠集了一帮地痞,后来不肯耕作,就拉了一群人贩卖私盐,结果富了起来。   许文会一次贩卖私盐中,被巡检发觉,结果杀了公差,犯了大罪。   许文会因此就和二十一个兄弟起兵造反,后来队伍逐渐壮大,攻占下几个县。   再过了几年,攻下了二郡。   之前历史并没有改变,但是潘国臣出兵,与之决战,在前世,是被打败,结果身死族灭,怎么这世,反过来,潘国臣大败,身死族灭,而许文会称了魏王。   历史果已变的太多了么?   王弘毅看着手中的情报,暗暗的想着。   张攸之见王弘毅沉思,还以为考虑着两地称王,就又欠身说着:“王上,乱世之初,蛟龙四起,群雄称王,但是这只是为真王开道。”   “王上已得蜀、荆、交三州,今年修养生息,训练甲兵,来年就可发兵一举吞吴,立刻就平了江南,长江以南,尽归王上耳。”   “挟南方半片江山,数十万军北上,谁能抵抗?必是群雄束手而降。”   王弘毅听了,不由哈哈一笑:“你说的没有错,但是越是这情况,越是不能懈怠,君王不能生骄奢之情,臣子不能生怠堕之心,别说现在还没有打下江南,就是打下了,也不能懈怠。”   想着远处两股龙气兴起,王弘毅突然之间有着说不出的滋味,摆了摆手:“这事就这样了,你退下吧!” 第206章 二王(下)   见得了王弘毅踱步回来,阅读着一些情报,张攸之才想退下。   突然之间,王弘毅勃然大怒,涨红了脸,一把扫过,怒着:“混蛋!”   “哗啦”案几上摆放的一些器具,包括纸墨笔砚,都被王弘毅一下子扫到了地上。   金银器具落到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十分刺耳。   而纸墨之类的物件落地后,滚成一团,墨水泼在了地上,弄的肮脏不堪。   张攸之突遇雷霆之怒,吓的立刻匍匐在地,定了一定,才回过来神来:“王上?”   王弘毅盛怒来的快,冷静的也快,对着张攸之说着:“不关你的事,快起来,别染到了墨了。”   这时,几个太监爬跪到案前收拾。   远处秘书阁此时值班的官员,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头颅微低不敢多言。   见张攸之起身,王弘毅才说着:“简直混账!这样重大的事,居到现在还没有落实下去!孤要这样的官员有何用?”   “去年就下旨的事,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完成,这岂不是要让人心寒?!”王弘毅咬牙切齿的说着。   王上的脸色铁青,张攸之连忙说着:“王上且息雷霆之怒,怒大伤身,不合宜,不知王上因何发怒?莫非是出了什么大事?”   “哼!大事不是,可也不算是一件小事!”王弘毅将一份文书递给张攸之过目。   “要非是孤今日查看十三司的情报,还不知道,去年就明旨发布的有功家眷的封赏,到现在还没有被落实下去。”   张攸之接过这份文书,仔细看过,心中明白了。   去年江陵之战,垂正十六年八月下了明旨,张范直封长亭侯,爵田七千亩,荫二百户,赐兵甲四十副。   石谦救驾有功,封青余伯,爵田五千亩,荫一百五十户,赐兵甲三十副。   二者封地,都定在家乡,以显龙恩。   单是抚慰金还罢了,当下就赏了下去,可是土地和甲兵,都迟迟没有到位。   张范直还好,他虽然身死,可是水师里有的是他的部下,爵田和士兵很容易就安排了下去。   石谦原本是布衣,当上官也不久,身死后,到现在,爵田五千亩只到位了一千亩,甲兵一个都没有。   土地问题是必须妥善安置,家乡田地都是有主,官府必须迁移,转户,花费些时间也是理所当然。   可垂正十六年八月,到现在已经是垂正十七年十月了,负责这事的礼部和户部官员,还是迟迟没有将事情办好,这就明显是不经心了。   并且,除了爵位,一些普通的战死者家属,还没有领到应有的封赏,只有抚慰金发了下去。   虽因这段时间内,发生了很多事情,南征北战,事情很忙碌,可赏赐迟迟没有落实,知道内情的明白,是官员办事拖拉,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是王弘毅这位做君主的寡情薄义,出口无信呢!   无论是于公于私,王弘毅都不能不为此发火。   张攸之放下文件,说着:“此事非不可补救,只需立刻派人去发下封赏,再加以抚慰,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不利影响。”   “这只是其一。”王弘毅脸色有些阴沉的说着:“连这事都能出现纰漏,看来这数年来,有些人过的实在是过于安逸,已忘了尽心尽力做事。”   “有功之臣为孤攻城呕心沥血,孤却连对他们的承诺,都不能如期兑现,这真是让孤惭愧啊!”   说到这里,王弘毅又怒了起来,喝着:“给孤研墨,孤就立刻颁旨,免了这几个官!”   就算在这时,王弘毅还是保留些清明,没有动杀机。   “诺!”内侍一听,忙应着。   这时太监已经把里面清理干净,因此飞快在案几,给王弘毅研了墨,同时还铺上了一张旨绢在案几上。   王弘毅走过去,提起笔,就要写一份旨意,将这几个官员一撸到底。   “王上息怒,这是有些延期,但是去年到现在,连着大战,清点户籍,接受降地,件件都是大事。”这时,张攸之忙躬身说着:“有所拖延,是有过,但是他们以前都有苦劳,还请王上息怒——从宽处理。”   王弘毅一怔,又把笔放下,想了想,叹了口气:“算了,这几个官员,就呵斥,并且罚三月俸禄吧!”   这件事说到底,也是前段时间忙于荆州一统还有平定交州之事,同时忽略了过去。   “张卿,这里遗漏有石谦家眷的封赏,听说家中只有母亲和妻二人?”王弘毅想到石谦慷慨就义时,心中微微一动。   此人是救驾而死,不止是战死,更是为他而死。   张攸之回想了一下,说着:“臣记得,得到过消息,石大人去世时,家中的确只有老母和妻子二人,不过其妻已怀有一遗腹子,恩,后来生了个儿子,要算起日子来,应该出生快周岁了。”   “遗腹男孩嘛!”王弘毅听到这里,已是有了主意。   “张卿,你负责此事,派人去打听一下石卿家中情况,男婴降生的话,就令直接继承青余伯的爵位,断不能让有功之臣,在身死后还要被人怠慢!”   “要是满月,就加些宫中赏赐就是了,对了,既都是女人,派去使者就用女官好了!”王弘毅想了想,说着。   “臣遵旨。”张攸之忙应的说着,心中暗暗感慨,躬身应是。   青余镇·石府   其实也难怪,青余镇总计只有三万亩,一下子要拨出五千亩给石府,这实在困难。   而石府,本身是镇上几个大宅,被官府一起赐下,连在一起,面积足有十亩,按照制度,伯爵规格是由五进院组成,门口可用石狮。   可现在,石家原本是贫户,家无余财,只得了王上一次赏银五千两,别看这五千两很多,但是修几个门户,就要用光了。   这次孩子周岁,大厅中,有管事在招待着一众前来道贺的宾客。   后宅一个三间上房,为了体面,倒还不错,有几个新来的丫头,在一处房间内,有着床,石母坐在上面,慈爱的望着被石妻抱在怀中的小儿。   脸上带着笑,可眼底深处,却带着深深的伤感。   这孩子满了一岁,实是像极了其父!   可怜谦儿如此年轻,就早早的去了,哎……   望着怀中的小儿,石妻强忍着悲伤,露出笑脸,对着石母说着:“母亲,宾客怕是已经来了,我们就算是妇人,家里无人,也必须带着他出去了。”   “恩,是啊,前来的都是客,不能怠慢了客人啊!”石老夫人点点头,在丫鬟的搀扶下向外走去。   一个请来的奶妈,也接过夫人手中的小少爷,向外走去。   不一会,一家三口,在丫鬟仆妇的簇拥下从后面走到前面来。   见老夫人和夫人带着小少爷过来,过来道贺的宾客,都纷纷站起身,向着二人说着吉祥话。   老夫人作为一家之主,自在这时只能是由她来说话。   可深闺老妇,又能认识几个人?   石家勉强算是读书之家,但是却不是大户,这举止自然有罅漏,这时来的宾客,就有人暗暗鄙夷。   石妻却是聪明人,见此情况,不由脸上隐隐带着不安。   “母亲,刚才听到下人传来消息,族长一会亲自过来,只怕今日这满岁宴,又要……”空闲时,石妻走到石母身边,忧愁的小声说着。   石母闻听此言,也是面现忧色。   以前石谦还在世时,就算当时没有做官,可是家中有着男人支撑着,族长对石家还算客气。   石谦去世后,家中没有男人,现在纵然有了大批赏赐,可家中主事就只有两个女人,一个小孩。   家里没有男人,亲戚和仆人都想侵占财产,这可如何是好?   前段时日,连族长亦是透露出这些的意思,看来楚王给予的田地和抚慰金,已是让他们垂涎不已了。   石妻想了想,又说着:“母亲,可是我听说,当地县令,就是由族长去说,说我们两个寡妇,不能承担这样大的家业,不如先把爵田交给了族里代管,等着孩儿长大了给交回来,因此这四千亩就迟迟不能拨下来!”   “还有,虽现在给了一千亩地,可是受租子时,各庄头总是拖延着不给,就算给,给的粮也少了小半。”   老夫人想了片刻,冷哼的说着:“哼,这是我儿拼了性命得的家业,老身就算拼了命,也不许他们占了。”   老夫人又说着:“你我都有着官身诰命,还怕他们强夺不成,真的不行,我们向大王告状去!”   石妻只得应着:“是!”   老夫人不知道的是,石妻比她更多了一份忧虑。   这份忧虑,却是来自自己的娘家。   舅舅舅母,甚至在前几日,也透露出想要插手的意思,意思是为了外甥,要代替外甥看管这份家业,等成

 
  • 凌康小说网(www.shlingkang.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