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马地址 目录共9697章

首页

金马地址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2 8:39

即将更新:第4886章 醒来后

金马地址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www.shlingkang.com

不能体现男主重回巅峰的牛逼啊……   所以他非常严肃地铺垫这个楚落薰有多么多么牛逼,她的长相多么多么漂亮,音乐天赋多么多么高,然而这样的人物,却最终输给男主顾远,或者最终认同顾远的钢琴,是不是很有爽点?   没错,这个就是经典的网文中的爽文写法了,他在网络小说界写了一部极为套路的网游小白文之后,已经对各种网文套路熟悉在心。   实际上他第二本如果再写网络小说的话,说不定也能写出媲美《斗破苍穹》的作品来,不过却是类似《择天记》、《雪中悍刀行》那种类型的,既装逼又爽快,毕竟韩冷的文笔很强。   但是韩冷并没有写,而是选择写了《四月真美》,出于感情失败吧,他用文字来满足自己。   没错,当他写完这部《四月真美》后,他就会彻底忘了赵幽月,因为他想要的一切,已经在书里实现了。   小说最美妙的地方不就在这里吗?   因为现实实在不尽如人意。   韩冷一直都没有想好“楚落薰”的具体人设,他也没有想过,让楚落薰来帮助此时男女主卡住的感情发展。   然后他刚刚就“灵感爆发”了,清晰地知道了该怎么刻画“楚落薰”这个人物了,他已经拿出了自己的私密记事本,就这样趴在床上,打开小手电,一只手用小手电照着记事本,一只手开始记录他的“灵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用功学习,彻夜修仙,只为学习。   然而,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在宿舍中时而响着呼噜时而寂静的深夜,独自一人写着东西,或是用手机,或是用笔。   他在写《四月真美》时,有时会忍不住欣喜,有时会忍不住焦虑,有时甚至还想流泪,他是已经将自己所有的情感都融入了他的第一部青春小说之中。   他想,就算他一直都孤身一人,那也会有文字永远陪伴着他。   这样,就足够了。   本来截稿日期还有两天,但他却一个字都没动,但现在,“灵感爆发”之后,他的写字速度开始疯狂加速!   虽然“楚落薰”这个人物刚刚让他惊艳到了,但他心中自然是更加偏爱“林美月”的,因为这个女主有特殊的意义,谁也取代不了,所以刚刚在“灵感”刺激下,这楚落薰人设似乎真的有点小小的不幸,但怎么也没法与男女主的恋爱大计相媲美啊。   他不会设定顾远为楚落薰动摇,也不会设定楚落薰爱上顾远,只不过他们小时候刚好遇见过而已,楚落薰是真心实意地想要男主与女主幸福。   然而韩冷那敏锐的写作直觉告诉他,读者怕是不认可他的说法啊,毕竟读者都是特别喜欢脑补的生物,要是到时候变成了读者一致要求换女主,那岂不是很尴尬?   韩冷本来想写的,那就是一对一的CP,非常单纯的那种,虽然有些小波折,但问题不会大,最多也只会出现女主闺蜜王妍那种让人小小反感的女角色,还有男主的一个弱鸡情敌,比男主情商都低,各种错误操作示范。   所以肯定不会被“压股份”,所谓的“压股份”,是出自一句“倾家荡产压xx”,因为太喜欢某个女角色,读者与观众们纷纷支持那个女角色上位,而最终男主角选择谁,就是股市开盘的时候……   那个时候,有人欣喜若狂,会大喊“噫,我中了”;有人会很不爽,说“xx虽好,但我还是压xxx”;还有人表示痛不欲生,因为真的倾家荡产了,赌输了。   一般这种状况,多出现于女角色刻画得特别好的作品中,大部分后宫男主自然玩迟钝了,一直拖着,等着最后股市开盘。   可韩冷写的并不是后宫小说啊,他写的就是青春小说,而且顾远自始至终都只爱林美月,就像他一样!   韩冷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楚落薰非死不可,压尼玛币的股份,把这股市彻底砸了!   好吧,他其实……上头了。   但他觉得,自己的思路非常清晰。 第161章 假装是女作者“冷子”   其实越是优秀的创作者,在越“上头”的时候就越清醒越警惕。   因为他们知道,这种状态有好有坏,好的是他们可以在这种状态下创作出让读者惊艳的剧情,坏的是有很大可能脱离大纲,或者出现更加奇怪的东西,作品就此崩坏。   韩冷在“上头”的时候,始终记得一件事,那就是他知道了赵幽月竟然在看他的新作青春小说《四月真美》。   说真的,当时韩冷的第一感觉,是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因为无论怎样,在没经过同意,就拿别人的人物形象来当写作素材,实在有些不尊重人家,他几乎就是抱着和赵幽月彻底绝交的心态来写这样一部作品的,他认为这样才能完全献身文学……   韩冷自认为他写出了女主“林美月”的韵味,应该就是他心目中的赵幽月了,什么内向害羞、容易紧张,给人一种软萌软萌的感觉。   除了身份之外,其余都是他按照自己心中幻想的她来刻画的。   实际上这毫无疑问差得太远了,赵幽月并不是很内向,也很少害羞,除非的确出丑了。   至于紧张这种情绪,她当然也有,是人都会有的。   哪怕是小说中的那位女神“楚落薰”,在上场比赛前,也会有些许紧张,然后默念一句咒语来让自己的状态达到巅峰。   赵幽月严格意义上来说,还真是没有多大特点的普通人,有钱勉强能算特色吧……不过有钱她却很少在生活中炫耀,这就等于没特点了。   毕竟一个人越炫耀什么,就越说明他真有这个东西,这年头有钱不炫富谁知道你啊!   赵幽月在网上倒是不低调,可谁知道网络上的她,在现实中是谁。   还有喜欢玩手机这个特点,这年头好像在年轻人中,不喜欢玩手机才显得有特色。   所以说,有时候男生在暗恋一个女孩时,就是这样,他喜欢的,其实并不是她,只是他想象中的她而已。   至于为什么会产生“喜欢”这种情绪,都说“喜欢”没有理由,其实本质就是发春了。   这都高中生了,总会有那么一个一眼就看上的女孩的,像韩冷这样的怂货,就会默默地喜欢他想象中的她,来进行自我满足。   明明他都有赵幽月的联系方式了,还可以玩自爆,更因为忽然发现自己的好兄弟也喜欢对方,结果就选择疏远。   不用嘲笑韩冷,其实有许多男生在不成熟的时期,都是这样。   不过韩冷更可怜,因为怂货也有雄起一回的时候,通过笨拙的方式去表达,至少让对方知道,哪怕被拒绝,也好歹有个答案。   但韩冷偏不,他有才啊,还牛逼哄哄,他可以用文字来取悦自己,他可以自嗨……   不管遭受了什么,他都会想——   不如写文。   这就是韩冷,或许他本质上更爱文字,哪怕是自己的爱情,也不过是他笔下的素材!   他膨胀的时候,会认为整个世界都是他的素材,任你达官显贵、富商名流,在他笔下,不过就是随便玩弄的木偶,想杀就杀!   当然了,那是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河蟹,要不然他就发现,再牛写了也不准发出来,发出来就直接河蟹你!一套带走你,让你皮!   韩冷非常想知道赵幽月看了之后是什么感受,但是又怂得不敢主动问人家。   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新买了一个QQ号,等级颇高,一看就不是小号,然后将昵称改成了“冷子”,性别更是改成了“女”……   然后韩冷又熟练地装饰了一番QQ空间,搞得非常具有文艺女青年的风范,各种日志都是显然的以“女性”为第一视角来写的随笔。   这其实也是韩冷自己的作品,身为一种天赋出众的作家,模拟女性视角来写文,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像著名作家太宰治就写过好几部以女性视角展开的作品,比如说《斜阳》、《女生徒》,都很非常细腻。   可惜这个世界并没有太宰治。   然后韩冷搞定一切后,感觉很完美,他本来还想搞几张照片,想想好像现在搜图好像挺容易,怕是会露馅,不如就算了。   韩冷这样做,当然不是因为他是女装大佬,他就是暂时伪装成女作者而已,然后建立读者群,便去已经建立起来的“四月真美”贴吧拉人,声称自己就是《四月真美》的作者,他想要建立一些读者粉丝群。   就他所知,赵幽月这个女孩,遇到喜欢的作品,是很喜欢加粉丝群的,因为许多粉丝群都流传着【幽月】壕一言不合发红包的传说,还都是超级大包。   韩冷倒不是贪图红包,他就想以“冷子”的女作者身份去接近赵幽月,探寻她对作品的看法,这对他很重要。   反正现在《萌芽》并没有怎么宣传他这个高中生天才作家,更没暴露他是男是女,于是他要骚操作一波了!   “四月真美”贴吧现在还不火,关注人数只有几千,但是却有不少人在讨论剧情了,可见许多读者已经关注到了这部作品。   其中有不少都是大赞这部作品真如作者所言,很不套路,是欢乐温馨向,狗粮吃得很开心。   就是男主稍稍阴暗了一点,时不时的心理描写,很偏激,还喜欢讽刺教育体制,不过这很对大部分学生读者胃口就是了,因为学生读者嘛,总是痛恨的,看男主那样吐槽,感觉很解气。   除此之外,其他的帖子,都是讨论“楚落薰”这个被铺垫得非常有逼格的人物的,大家都很期待,她会用怎样一种震撼人心的方式出场!   韩冷在决定采用那突然爆发的灵感,就是以那种略显平凡却非常接地气的方式登场,不过在平凡之后,“楚落薰”马上就会装一个大逼,这同样也是男女主感情更进一步的契机——他们会一起去看“楚落薰”所参加的一个小提琴大赛。   这一平凡一华丽,极大的反差感,自然会再一次令她印象深刻!   不知为何,韩冷发现自己一写到关于“楚落薰”的剧情,就特别顺手,似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这样顺畅的感觉当然很过瘾,可让他也莫名地担心。   他始终认为,他文章中写得最有感觉的女角色,应该只能是他钦定的女主——林美月,要不然这是不是代表他“移情别恋”?   韩冷不敢深想下去…… 第162章 美好的误会   《四月真美》作品世界。   “楚落薰”首先遇到的人物,却是女主林美月。   她并不认识女主,但林美月却知道她。   因为“楚落薰”毕竟是校园风云人物,她其实也是古典音乐社的成员,不过由于身体缘故,“楚落薰”已经很久没有参加社团活动了,她连学校都去得极少。   这个音乐社有一个QQ群,楚落薰在QQ群中,因为楚落薰的名气很大,所以自然有不少社团成员都对她好奇,然后有人加上她好友后还成功从她的QQ空间翻找到了照片,一时之间惊为天人!   因为颜值实在是太高了啊,随手的自拍照,都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丽,不像有的女孩,现实中挺漂亮,但拍起照片来,却不上照,这就很无奈。   然后她的照片一时间就在群里疯传了,结果林美月就注意到了,善良的她自然不会嫉妒“楚落薰”远胜于她的美貌,她还十分憧憬对方在音乐上的造诣,因为据说听过她音乐的人,几乎都被深深地折服了……   林美月便是这样一个幸运的女孩,在一天,她似乎遇到了自己的守护天使。   音乐社团教室外依旧是樱花飘飞的场景,林美月在返回音乐室的途中,心中有着自己的小纠结,因为她隐约对一个男生产生了好感,两人还幸运地互相拥有了对方的微信号,但是却只聊过极少的次数,还都是没营养的话题。   因为是懵懵懂懂的初恋,互相又不清楚对方是否真的喜欢自己,而如果贸然问出什么“你是不是对我有好感”、“你是不是喜欢我”这种话,林美月想想都觉得害羞,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啊!   林美月是一个内向、缺乏自信的女孩。   林美月返回音乐室,是因为她的耳机不小心忘在音乐室,这可是她的本体,无论她有多紧张,只要将耳机塞在耳朵里,将声音调到掩盖过一切的音量,她整个人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就可以忘记一切紧张。   然后,她在越来越走近音乐社团的教室过程中,就听到了非常悦耳的钢琴与小提琴的合奏声,她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曲子,她猜测,这或许是原创曲。   钢琴是从另外一间音乐教室传来的,那间教室平时一直锁着,但她知道,里面有一架三角钢琴。   钢琴的伴奏技术明显要略逊一筹,也对曲子十分生疏,就像是已经沉入于深渊,而小提琴的琴声,就像一道光,照射进了深渊,又像一只手,在将它拯救出深渊。   不过很快,林美月就已经沉浸在了极为美妙的音乐声中,后来她才知道,这首曲子叫做《天空之城》(久石让),大概就是“楚落薰”的原创,虽然“楚落薰”没说,但实在找不到出处。   林美月只觉得沉浸在这样的音乐中,她原本心中的小纠结,都被驱散的无影无踪,就像她也被带到了天空之城,可以像神祇一样,俯瞰世间的美景,她的所见所闻所感,全部开始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这就是顶尖的小提琴家所能表现出的感染力吗?   林美月在被这样因为征服的同时,她也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她和我拉的根本不是同一种乐器吧?   怎么可以这样好听!   其实这种念头,许多学过小提琴的人,都会产生,在听到最顶尖的小提琴家演奏时。   林美月甚至有些愤怒隔壁那个弹钢琴的,简直就是在强行拉低这首曲子的好听程度啊,要不然她觉得自己可以完全沉浸到那种境界中去,细细品味了。   不过林美月也从隔壁的钢琴中,听到了一种不愿屈服的桀骜,仿佛他本该有资格和这样的小提琴手合奏似的。   然后,林美月就看到让她几乎永生难忘的一幕,只见一个长发如瀑的绝美少女,就在忘我地拉着小提琴,外面是蓝得透彻的天空,樱花从窗外被吹进来,窗帘飘动着,夕阳的光,洒遍了整个音乐社团教室。   林美月只觉得,这或许就是她最憧憬的存在了。   一曲终了,林美月还沉浸在那温暖治愈的余韵之中,不过她却看到了泪水从那个名为“楚落薰”的女孩脸上滑落,神情哀伤。   她为何要流泪,是被自己的音乐感染了?   对世界的眷恋?   对某个人的怜悯?   名为“楚落薰”的少女,脸色是苍白的,她有些疲倦地放下乐器,轻轻地咳嗽,将脸上的泪水抹去,然后就看到了门口的林美月。   就在这一瞬间,“楚落薰”就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她无比自来熟地向林美月自我介绍,两只手抓着林美月的手使劲摇啊摇……   林美月怀疑自己是不是之前产生了幻觉,这个“楚落薰”,分明就是个大大咧咧的元气少女啊,她是这么的爱笑,没事就傻乐,根本就没心没肺嘛!   “楚落薰”或者赵幽月,在看到林美月时,却莫名觉得这个林美月有些眼熟,对方有着一头黑色的披肩长发,十分可爱且耐看。   赵幽月并没有多想,而是继续控制着“楚落薰”走剧情,原来她有好几张自己参加某著名音乐比赛的入场券,便给了“一见如故”的林美月,还大大咧咧地问陈浩的联系方式,并且希望她能够将这入场券给陈浩,因为她喜欢陈浩。   这部《四月真美》中,男主基友陈浩的设定,是个理科学霸,拒绝早恋,安静的美男子,可以当做男版“许静”。   赵幽月挺喜欢这个设定,就准备顺水推舟地让“楚落薰”假装苦恋陈浩而不得,让有“醋坛子”属性的女主完全放心。   要不然一开始林美月可还没办法去代替“楚落薰”拯救男主顾远的音乐之路呢,也没法和男主合奏,“楚落薰”必须亲自上阵,以“友人A”的身份,男主也只是她的“友人A”。   同时由于男主顾远是陈浩的基友,所以通过顾远来接近陈浩,简直理由十足。   林美月这时非常无语,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喜欢的人是谁告诉别人呢,但是“楚落薰”那开朗乐观大方真诚的性格,却感染了她,她同意了。   然后她忽然想到,这入场券,还可以送给一个人,那个人,自然就是顾远。   助攻王“楚落薰”就此暂时退场。   接下来顾远与林美月在几乎已经无人的校园偶遇了,毕竟其他学生都放学回家了,这并非一所寄宿式高中。   顾远看到拎着小提琴琴包戴着耳机的林美月,不由眼前一亮,他略微有些激动地结结巴巴道:“你刚刚从音乐社团教室出来?”   林美月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顾远从此就深信,与他合奏的,就是林美月,他几乎一见钟情的初恋。 第163章 成为楚落薰感觉很棒   总而言之,在“楚落薰”看似无意实则有意的助攻下,男女主的那“好想急死你”的关系更近一步了,他们一起在夕阳中并肩走出学校,画面十分唯美……   韩冷写到这里,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涌起一股甜蜜,仿佛他在现实中,也有了初恋,并与对方关系更近一步似的。   当晚女主林美月就主动给男主顾远发微信了,就是问他去不去看“楚落薰”的音乐比赛,顾远本来还好好地躺在床上,回味今天的一切。   看到林美月发来短信,顾远就一下子坐了起来,稍稍迟疑,因为他对音乐比赛其实依旧充满了心理阴影,但他还是同意了。   不过不仅仅是顾远和林美月两人,还有陈浩和王妍。   两人单独约会什么的,依旧让他们感觉非常害羞……   说完了这件事,两人终于就音乐话题进行了极为投机的聊天,总算不像曾经那样近乎尬聊了,因为两人其实已经隐约确认了对方的心意了。   怎么说呢,这种我喜欢你。一声,殿中立时肃静。   他沉吟道:“既然如此,那就召北宸天将上殿觐见吧。”   众仙闻言,心中一惊。   “莫不是玉帝要将此人收为己用。”   南天门。   陆北见金翅大鹏雕已经逃之夭夭,他也无心去追,走到失魂落魄的哪吒身旁,轻轻拍了拍哪吒肩头,叹了一口气。   两人齐齐转过头去。   但见巍巍南天门光影闪烁,条条白气混合虹光喷薄而出,那是先天法阵正在徐徐打开。   陆北收了化身,转身带着手下天兵天将,在南天门八位守将的敬畏目光中,迈入天宫。   “陆将留步。”   来到南天门前的一处平台,这时,一个身穿杏黄道袍,腰系水火丝绦的中年道人,从远处笑呵呵地走过来,迎着陆北疑惑的目光,热切地说道:“贫道邱弘济,北宸将军,玉帝有旨相召,还请速来。”   见此,哪吒三太子不动声色地走过来,清声说道:“陆北,我和你一同去灵霄殿复命。”   陆北思索了下,点了点头,便随着邱弘济真人向灵霄殿走去。   一行三人穿过彩虹楼、绕过朝会殿……来到灵霄宝殿前。   灵霄宝殿庄严大气,其上禁制繁复,陆北下意识地顿住步伐,眯了眯眼,抬头望去,看了看上方匾额,‘灵霄’二字晕光成彩,似乎蕴含着某种玄妙道韵。   “北宸将军……”   邱弘济真人唤了一声,陆北对着疑惑的哪吒笑了笑,便随着进入了灵霄宝殿。   殿中。   众仙拢目望去,但见邱弘济真人当先领路,哪吒三太子身后,一个银甲青年迈步而入,其人身高七尺,面容冷峻,腰间按着一柄宝剑。   众仙目光皆是被其人绝伦风采吸引,心道,果是一表人才。   玉帝在玉案之后,也是细细看去,目光深处形成一道道幽深光漩,眉头皱了皱,继而舒展开来,目光流露出欣赏之意。   不管此人是何来历,关键看是怎么用。   “启禀玉帝,北宸天将已经带到。”   “卑职北宸天将陆北参见玉帝。”   陆北随着哪吒三太子等人一并拱手行礼。   “陆卿免礼。”   闻言,陆北抬起头来,目不斜视地打量上首之处的玉帝,名义上的三界之主,天庭大天尊。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颌下蓄着美髯,面如冠玉,鼻直口方,眉宇间有着一股儒雅之气,令人如沐春风。   可还有着一股令人看不透的深沉威严。   “放肆。”   殿下侍立一旁的武德星君冷声道:“小小天将好生无礼,竟敢……”   “恩?”   陆北眉头挑了挑,森然目光直视武德星君。   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迎头而来,这尊星君心头咯噔一下,嗫嚅半天,面皮涨红。   其余几个和武德星君相善的仙官,面色忿忿,正待出班禀奏。   但听上首之处,一声清喝,“好了。”   “北宸天将前有西海卓功,后又击退大妖,诸位卿家以为如何封赏啊。”   玉帝从容说道。   “陛下,这北宸来历不明,最早入雷部时不过神仙道行,而此刻显露的道行却是真仙,如此隐藏实力,实是居心叵测。”   这时,一人突然出班奏道。   众仙闻言,面容微变。 第二百零二章 蠢的不像话   灵霄宝殿。   陆北还未出言。   哪吒已是怒不可遏道:“王灵官如此臆测,本太子看你才是居心叵测。”   “你……”王灵官冷哼一声,拂袖不言。   哪吒冷笑不止,纵然李靖以目示意都是没有理会。   “这……”   玉帝神色微动,沉吟道:“北宸天将?”   这却是让陆北自辩了,正好也可解去他心中一惑。   “玉帝明鉴。”   陆北拱了拱手,淡淡说道。   既不自辩,也不驳人,神情自若,气定神闲。   见此,灵霄宝殿的气氛一时僵硬,众仙神情默然。   “咳……”   班中,瘟君吕岳突然重重咳嗽一声,但见众仙都齐齐望向自己,这位瘟君面色诧异,瓮声瓮气道:“嗓子痒。”   “扑哧。”   碧霄仙子忍俊不禁,掩口清笑。   一旁的云霄瞪了其妹一眼。   太白金星上前一步,脸上洋溢着笑意,“老臣恭喜陛下又得一能征惯战之将。”   玉帝点了点头,似乎忘记了方才的询问,笑着说道:“北宸天将立下殊功,朕以为可敕封为北宸真君,在斗牛宫辟署,领五千天兵宿卫灵霄、朝会二殿。”   斗牛宫正是北极四圣的官署,其中天蓬掌天河水军,实际在斗牛宫并无太多停留。   佑圣真君偶尔则会派出一尊化身坐镇,统辖诸位灵官。   佑圣这厮大部分时间都在玩角色扮演,以真武大帝身份在四大部洲立下道场真武宫,借此在三界作一些降妖除魔的事情。   平日里也就翊圣真君一人会在斗牛宫,处理天兵营庶务。   “陛下……”   王灵官正待出言,却见玉帝摆了摆手劝止。   这位灵官面容一青,目光发滞,嘴巴张了几张,闭口不言。   陆北眉头皱了皱,心道,自己和这王灵官并无嫌隙,这王善王灵官为何如此针对?   不过,这时玉帝金口一开,天律即刻响应,陆北被哪吒扯了扯袖子,便上前施了一礼,沉声道:“陆北多谢玉帝封敕。”   玉帝笑着颔首道:“陆仙家免礼。”   陆北在一旁站定,心中不禁生出疑惑。   这老丈人,恩,这玉帝看不出自己底细,又放在如此紧要之地……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不过转念一想,天庭之中人心各异,玉帝也不是照样接纳,恐怕玉帝自持有着高明的御下手段。   灵霄殿中朝会散去。   陆北随着哪吒出了灵霄宝殿,缓缓走在通往朝会殿的廊桥上。   这时,一个中年黑脸大汉昂首阔步而来,正是王灵官。   他从陆北身旁走过,瞪了陆北一眼,冷哼一声,气呼呼地大步走了。   陆北神情默然,心中寻思。   “那王灵官的侄子叫林易。”   不知何时,截教众仙一行远远走了过来,雷部天尊闻仲皱了皱眉头,解释说道。   “林易?”   陆北愣了愣,面露疑惑。   “就是你那日打杀蔻瑾仙子的同伴……你是真给忘了,还是装作不知?”   碧霄仙子在一旁眨着灵动的大眼睛,好奇地问道。   “这几位是三霄仙子。”   雷部天尊闻仲,面色不自然地说道。   陆北这才有余暇一一打量过去,但见三个身形窈窕,仪态妍丽的女仙,在不远处静静站立。   或好奇,或淡然地看着自己。   陆北正色道:“见过三霄道友。”   琼霄微笑着点了点头,云霄轻声道:“北宸道友无需多礼。”   陆北收回目光,恍然道:“我道为何王灵官会如此,没想到还有这等关节。”   “不过,他以后也为难你不得了。”碧霄眉眼弯弯,促狭地笑道:“你以后在斗牛宫任事,也算是他半个上司。”   陆北摇头一笑,对于碧霄言外之意,倒是有所明悟。   雷部天尊打量着陆北,心头一个疑惑浮起。   此人当年第一次见时,明明在渡神仙之劫,可为何……   看之不透啊。   三霄和雷部天尊和陆北又叙说了几句闲话,便转身离去了。   这时,哪吒才从一旁走来,嘻嘻笑道:“走,喝酒去。”   陆北也不揭破哪吒和三霄的刻意疏远,紧随其后跟上。   哪吒心中烦闷,他有所猜测。   ……   ……   翌日。   陆北从浮云仙阁中走出,迎着灿然如锦的朝霞,叹了一口气。   无泪天晶已经差不多炼化一空,手中还有四五块儿,再炼化也是毫无作用。   可水之本源的修行,不过才走了七成。   看来终究要把主意打在蟠桃园上。   不过如今蟠桃园中蟠桃还未熟极,此去显然不是最佳时机。   陆北心念及此,又觉上界日久,便打算回返南赡部洲的长安城看看。   心中一有此念,但觉心血来潮之感,不可抑制。   陆北便去斗牛宫向季羽、郑应二人吩咐几句。   径直往南天门去了。   天庭,天狱。   一块儿巨大的水晶放在仙台之上,其中一个红裙女仙,如瀑青丝披散,露出光洁额头,那眉心一点红色梅花印记殷红如血。   映着上方稀疏光线,女仙眉目如画、清丽如雪的玉容,不施粉黛,隐约带着一些憔悴。   “见过王母娘娘……”   忽而外间执守天兵的行礼声音隐约响起,女仙眉睫轻轻扑闪,轻轻睁开宝石一般的眼眸,气质冷艳而高贵。   “母后……”   女仙原本红润的樱唇苍白如纸,轻轻翕动。   一个雍容华贵的美貌妇人,缓缓走来,淡漠道:“想通了吗?”   女仙惨然一笑,缓缓闭上眼睛,默然不语。   王母探手穿过水晶法阵,轻轻理着红儿公主柔软的鬓发,冷漠高傲的目光突然变得柔和。   她清声说道:“你们七个,从小到大就数你最为乖巧懂事,最让母后省心,但母后知道你性子其实最是倔强。”   红儿公主睫毛颤动,樱颗贝齿紧咬下唇,苍白柔弱的玉容流露出凄然的情绪。   王母面色冰冷如万载不化的寒玉,冷声说道:“母后不明白……那陆瑜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如此死心塌地,宁愿违逆母后,也要护着他?”   红儿公主娇躯轻颤,仍是闭目不语。   “小七她不懂事,看不透男女情爱的虚假,你一真仙,也看不透?”   说到此处,王母已是声色俱厉。   “不要闭上眼睛,看着母后,说话……”   王母厉声道。   红儿公主猛然睁开眼睛,泪水夺眶而出,哽咽道:“您让女儿说什么?”   “我们几万年的母子情分,还比不上一个野男人?”   王母已是怒极。   “母后,我不许……你这么说他。”红儿公主莹澈目光定定地看着瑶池王母。   一字一顿地说道。   “好……”王母怒极反笑,那张雍容明艳的玉容,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讥诮。   心念一转,纤纤手指轻轻搭在红儿公主的风池穴窍上,言语之中带着丝丝蛊惑之力。   “他若真的在乎你,就不会舍不得至宝,就不会让你孤身返回天庭,想想,你回天庭多久,下界又过去了多少年,他若心里有你,为何不来寻你?”   “傻女儿,醒醒吧。”   红儿公主神情恍惚,双目失神,喃喃道:“不会的……他答应过我的……要娶我的……”   “他现在在哪里?”王母见有机可乘,继续问道。   此法她一直有所犹豫,害怕会伤到红儿公主,可想起至宝昆仑镜,一时咬了咬牙,却又顾不上了。   “他在……”红儿公主玉容惨白,额头上渗出密集的汗珠。   “在哪儿?”   王母凤眸清寒,有莫名光芒闪烁。   “我……不知道……”红儿公主冰肌玉骨的容颜上,现出痛苦之色,这几个字已是从喉咙中嘶出来。   说完,螓首偏转,竟然昏了过去。   王母见此,心中一惊,凤眸恢复清明,撤去水晶法阵,慌乱道:“红儿,红儿……不要吓母后……”   一道道大罗先天本源之力向红儿公主输入。   王母面色惨白,眉眼间尽是疲惫。   良久之后,红儿公主方幽幽醒转过来,目光盈盈闪烁,惨白的晶莹玉容,倏然展颜一笑,给人以惊心动魄的冷艳凄婉之感。   “母后……不该逼你的。”   瑶池王母轻轻抚摸着红儿公主瘦削的侧脸,心生疼惜。   她刚才……   红儿公主望着根本不可能认错的母亲说出“不该”二字,心头一震。   “母后,我知道他一开始就不是那么喜欢我……一直在说娶我……”说到此处,红儿公主脸上现出久违的羞涩,最终失落道:“我知道多半也是骗我的……”   “他骗你……你还护着他。”   王母怒其不争地看着红儿公主,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个原本深肖自己的大女儿,蠢的不像话。   红儿公主灿然一笑,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你……”   王母娘娘轻轻一叹,水晶法阵再次合拢,落寞道:“你好好想想吧。” 第二百零三章 长安二三事   陆北出得天庭,来到南天门。   一员青年天将,脸上挂着热情的笑意,拱手说道:“末将刘俊参见北宸真君。”   陆北打量了一眼这位天将,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速速打开界路,本真君要下界。”   天将刘俊施了一礼,转头向天兵吩咐。   刹那之间,仙台光芒闪烁,禁制法阵形成一道光漩界路。   “恭送真君。”   陆北面色淡然,也不耽搁,一步迈出便下得天庭。   长安城。   正值仲春时节,街道之旁杨柳依依,青草郁郁。   陆北缓步行在长安城大街上,正待前往朱雀街小和坊的陆府。   前方人群倏然向两旁散去,阵阵喧闹之声由低渐高。   “让让。”   一队队身穿灰布衣衫的家丁,手持棒槌,鸣锣而过。   陆北眉头皱了皱,身形也向一旁闪去。   但见一顶蓝泥小轿,在身穿红色夹袄、外披轻甲的兵丁拱卫下,迤逦而来。当先二人高高扛起的漆木牌上,有着‘回避’字样。   “啪……”   空气暴鸣,这是马鞭的抖动声响起。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骑着一匹枣红马,大摇大摆地在马上高声喝道:“当朝国舅爷回府,闲人路旁回避。”   陆北无声笑了笑,正待施展神通悄悄离去。   身旁突然有一阵风吹过,余光之中,一个荆钗布裙、头发凌乱的年轻妇人从身旁跑出,挡在路中,跪伏在冰凉的青石板路上,哭天抢地道:“冤枉啊……”   妇人前襟衣衫皆被扯碎,露出大片雪白肌肤。   刹那之间,本来一脸避之不及的人群,就是好奇地伸着脖子看着这稀罕一幕。   见此,马上按辔端坐的中年管家,面容一变,凛声喝道:“哪来的泼妇,敢拦国舅爷的轿子?”   说着,手中狠狠抖动马鞭,长鞭如蛇信吞吐,眼看就要朝妇人迎面抽来。   若是抽去,定是几道血印子!   陆北目光闪烁,气息隐匿更深,屈指之间,正待打出一道法力制止这粗鲁举止,忽而面色一愣。   那中年管家面色惊惧,手腕似乎不稳,而马鞭在空中抖动,竟然反饶而来,打在自己脸上。   “啊……”   一声惨叫响起,中年管家痛的倒吸凉气,这一幕极具戏剧性,如此惊愕而滑稽,围观众人自然一片哄笑。   感知到法力杳杳波动从远处传来,陆北眸光一闪,停止出手。   心道,长安城不愧南赡部洲京畿之地,其中流连风尘的神仙倒是不少。   两层茶楼之上。   楼上一处靠窗的位置,两张擦得明光鉴人的木案上,分别搁着一壶清茶。   左边一桌赫然坐着一个青衫老者,老者面容清颧、目光幽邃,他的颌下留着短须,一根光色呈玄的铁拐放在手边。   右边一桌,两个青年男女相对而坐,右边男子一袭文士长衫,头上以白色逍遥巾包裹。   此人面如冠玉,神朗气清,气质很是儒雅。   女子一身藕荷色长裙,秀郁青丝高高绾成一个发髻,用一块儿粉红手帕包着。   腰间挎着一个花篮,篮中尚有一簇簇带着晶莹露水的荷花。   女仙收回纤纤玉手,轻轻抿了一口香茗。   “何道友,长安城人多眼杂,如何可以妄动法力?”   铁拐李收回目光,皱着眉头,劝解了一句。   何仙姑眸子闪烁,清声道:“欺负女人,贫道看不惯。”   “凡人自有律法秩序,在这等龙气汇聚之地,我等还是不要随意出手为好。”   铁拐李似提醒又似告诫地说道。   何仙姑淡淡一笑,不以为然。   韩湘子看了看天色,打着圆场道:“李道兄,吕道友他们也该回返了吧?”   “估计还得等一会儿。”铁拐李心不在焉地随口应道。   朱雀大街上。   轿帘一动,一双黑底快靴落在实地,视线及上,一个身形挺拔,面容清隽,肤色白皙的青年挑帘而出。   青年身穿一袭蜀地云纹翻领锦袍……浓眉大眼,面如满月。   他头戴宝冠,腰间悬着的一块儿玉佩,尚在掌中把玩,目光远远看到中年人从马上跳下,愤怒地撸起袖子,便当先高声喝道:“曹同,住手。”   中年管家讪讪地摸了摸生疼发红的脸颊,小跑过去,谦卑地说道:“国舅爷,外间风大,您风寒刚愈,怎么出来了?”   “出来看看,我不是教导你多少次,不要仗着我曹府势力欺负人吗?”   青年目光灼灼,训斥道。   中年管家曹同笑着一副唯唯诺诺之状,连连说道:“哪能啊……”   青年摆了摆手,走到妇人面前,伸手托起年轻妇人双臂,“这位大姐,地上冰凉,莫要受了寒气。”   “冤枉啊,这位大人……”年轻妇人扬起一张清丽的容颜,眉梢眼角带着一股妩媚。   “快起来,有话起来再说。”   曹国舅出言宽慰道。   妇人顿首拜道:“大人,要为民妇做主啊。”   青年抚了抚额头,面上露出无奈之色,他又非官吏,如何可以替人伸冤。   但这话当众也不好说,只得温声道:“且起来吧,有什么事,在下能帮的尽量帮就是了。”   陆北远远看着这一幕,一时并未离去。   年轻妇人抹着眼泪儿,缓缓站起来,便在大庭广众之下,絮絮叨叨起来。   原来这妇人生的美貌,不想一日在绣楼梳妆,失手将撑窗枕木落下,砸在一个年轻人头上……哪曾想年轻人对她心生觊觎,便引动Y《江湖不见春》《玉剑仙尊》《怪你过分宠溺》《人生宣言》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金马地址》。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www.shlingkang.com/wapbook/53338_340567.html
金马地址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